MU世界 ~妖精的故事~ 第八章‧封印之初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逃!現在所有的人唯一所能做的就是逃,儘管妖精們現在仍有足夠的武力,但遇上無法觸及的"靈"可說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她們跑致山丘下眼前卻有一道非常強大的能量波阻斷了去路....。

「嘖!這裡是盡頭了嗎?」力歐皺著眉尖說道:「現在得想辦法突破這道牆才行。」
「雖然繆叫我們逃,但是現在能逃到哪去啊?」卡琳娜左顧右盼,她的表情顯得有些著急。
「他將自己和賽拿杜斯困在一塊,或許是為大家爭取一些時間..」
「..爭取..」卡琳娜聽了力歐這番話她別過頭望著山丘頂的方向,心裡湧出了疑問「(就算河邊那件事也好,為甚麼你老是把危險往自己身上推呢?繆..。)」

『轟隆隆~!!』山丘上傳來一陣巨響,所有人大驚,地表也動盪的相當激烈,想必是一場激戰。
「我去上面看看!」卡琳娜耐不住了,她立即拔腿便想前去山丘頂上,畢竟還是擔心著繆以及裘絲的情況。
「回來!妳去也沒有用!」力歐欲將卡琳娜拉回,但是對方早已跑遠「唉~,現在的年輕人真會替別人製造麻煩啊!」情況所逼,他嘆了口氣,無奈的提起老邁但仍強健的身軀也隨後朝著山頂的方向跑去。
....
...
丘頂上,一個數呎面積大的魔方陣中閃著刺眼的強光,就算是微睜著眼也是相當難受,誰也不曉得裡面到底發生的甚麼事情,只是不斷的傳出碰撞和爆裂的聲響。

「唔不得不佩服你的實力,但終究是徒勞無功..」賽拿杜斯的攻勢相當激烈,說起話來卻是非常的平穩「不過讓人意外的是你居然能夠觸及唔的身體..。」
「(儘管祂能夠自由的消失後再從其他的方向出現,也是在裘絲周圍的範圍內,看來當初用魔方陣將我們封鎖起來,這個想法是對的。)」繆不斷在對方的攻勢中閃躲著。

論距離來說對方的攻擊範圍可比繆要來的長,再加上會隨時的轉移空間從不同的方向突擊,一個不留神便會讓對方有機可趁,看來情勢對繆來說是相當不利,但是他的臉上卻顯露出自信的神情「只光有著靈魂談甚麼身體。」

「吼─!!」繆這句話很明顯的帶有諷刺的意味,對賽拿杜斯來說是個莫大的汙辱,祂不禁盛怒了。仰天狂喝,全身的魔能不斷的往祂的巨口集中,霎時,數個能量球依序疾射而出。

繆當然不會等著挨打,但能量球的軌跡並非固定,呼直呼曲,迴避自當是有些難度,然而能量球是不停的逼近「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嗎?」

持續的閃躲遲早會氣力衰竭的,繆轉勁為刃,反守為攻,將迎面而來的能量球如豆腐般一一打散,以這般氣勢衝至賽拿杜斯,但他卻算錯一步。即當躍起將由上直劈而下之際,賽拿杜斯口中正濃縮一股更強大的能量欲由正面而擊,喔!這下繆就算想躲開也難了。

『轟─!』濃縮後再吐出的能量不偏不倚的打中毫無預警的繆,這不是開玩笑的!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就算趕得及防禦也難逃被能量的衝擊、燃燒,何況是沒有防備。

一陣強光照亮全山丘頂,卡琳娜半遮著眼來到現場,當刺眼的光散盡後仔細一瞧,赫然發現繆倒在一旁,衣著殘破不堪,身上多處燒傷,創口還不時冒著焦黑的勳煙,原來的魔方陣當然是失去作用消失了。

「繆..!」卡琳娜急切的跑致繆的身旁將其扶起「..傷得好嚴重啊。」看到繆的身體幾乎是佈滿了創口以及肉質燃燒後的味道撲面而來,不免一陣做噁「天啊!這味道..」
「女孩,妳是來替同伴收屍的嗎?」低沉可怕的聲音灌入腦袋,一陣涼意由背脊升起,卡琳娜回過頭驚見賽拿杜斯以在眼前。
「裘..裘絲..」
「沒用的,她現在只不過是個軀殼罷了..」說罷,接踵而來的便是一記爪擊。眼看卡琳娜將栽在巨爪之下,此時繆突然的摟住她往旁一撤險些遭受攻擊。

「我不是說過趕快逃嗎..」繆緩緩的說道:「為甚麼還要回來?」他說話看似有些吃力,受到嚴重的創擊再加上摟著卡琳娜勉強的閃避突然其來的爪擊,最後還得像肉墊一樣讓她枕著,雖然卡琳娜的體重對繆來說不算甚麼,但是依現在的狀況顯得相當的狼狽。
「已經逃的夠遠了,而且..我..」卡琳娜話為說完,另一記巨爪隨即而來,繆再度摟著她閃開攻擊。

「現在可沒機會閒著..」繆放下卡琳娜後即刻衝向再次襲擊而來的巨爪「靈魂即是精神體,當然要用"精神體"來反擊。」將劍刃收回,繆雙手指尖閃出紫色光芒同時竄出五呎長的能量,這彷彿像是..茉爾格娜所使用的技能。
「還想做無謂的掙扎嗎?」賽拿杜斯強力的爪擊撲向繆,但此時一陣痛楚傳遍全身「吼!怎..怎麼會!?」祂痛苦的望著身體,赫然看見數十道切痕印在上頭。在幾秒前,繆的雙手如同長爪一般瞬間在賽拿杜斯身上劃上數痕,想不到效果奇大。

「精神上的創擊可比皮肉上的痛楚還要乘上數倍..」繆穩住身形,欲發動第二波攻勢,但在他將行動之際,看見賽拿杜斯因痛苦而不斷的扭曲,又驚見裘絲也不停的抽蓄著「甚麼!?」血,染紅裘絲全身,這是怎麼回事?她身上並沒有任何傷口啊!不只是繆,從卡琳娜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更是驚慌。

「裘絲!?」卡琳娜急忙的跑上前去卻沒有察覺反撲而來的巨爪,在危急之時,繆瞬間將她推開反使自己飽受巨爪攻擊。
「為甚麼..裘絲..」繆撐著地面顫抖著,畢竟爪的攻擊力量之大,量誰也難撐過第二次,何況是先前已受過重創的繆了。
「喀..,這個女孩的精神與唔可是相互並齊..」賽拿杜斯緩緩的說著,看來祂已經恢復原來的氣息「就是唔受到創擊,相對的,這個女孩的精神也會感受到相同的傷害..」

「你是不是想說..就算身體沒有任何狀況,如果精神體上認為受到的傷害是真實的,在身體該部位也會出現受傷的反應?」
「怎..怎麼會這樣..」此番話震驚了卡琳娜,她無力的癱坐在地上「不可能的..」
「女孩,要怪就怪妳們當初所做的愚昧行為吧!」賽拿杜斯這樣說著,就好像裘絲會有這種下場是理所當然一般,這使卡琳娜的怒氣油然而生。

「你..」卡琳娜站起身子雙手向前,一股紅色能量不斷的聚集,但是又一股疼痛隨之而來「嗚嗯..,把裘絲還給我~!」紅色能量聚集的越大,痛楚也更是增倍,難道她又想再使用"魔導"?
「想不到區區一個妖精也會使用魔導..」即刻,一個揮擊將卡琳娜給撞飛,紅色的能量也隨之盡散,然而才剛站穩腳步的繆來不及反應,又被從前方"飛"來的卡琳娜撞個正著而再度成為....肉墊。

「卡琳娜..,妳不要緊吧?」繆坐起身順勢也將卡琳娜扶起。
「..裘..裘..絲..」卡琳娜抓著繆的前衣領低著面容緊咬著下唇,雙手不停的顫抖,她落淚,不僅是胡亂使用魔導所得的副作用,也因為自己對於裘絲的處境無能為力而感到相當的自責。

繆緩緩的將卡琳娜的面額扶起並輕柔的替她擦去臉龐的淚珠「放心吧..,我不是說過一定會把裘絲帶回來嗎?」
「繆..」望著繆臉上泛出的一絲笑容,那是充滿自信的微笑,她不禁被其所吸引了。
「若對祂攻擊也會讓裘絲受到連帶傷害的話..」繆站起身子說道:「既然如此,就用裘絲的精神力來反制。」
「裘絲的..精神力?」

「沒錯,小伙子,你的想法正確!」不知何時力歐喘吁吁從他們的後方蹦出來,說道:「裘絲是因為精神波不穩定,呈現動搖的情況才會讓對方有機可趁,但是只要使她恢復意識,就能夠將賽拿杜斯再次封印。」一邊說道,力歐從褲子後方的口袋中掏出一顆如手掌心大小般的紅色礦石。
「這個是..靈魂之石安訥米司姆..」卡琳娜撫著雙手說道,畢竟是魔導的副作用,看來這般疼痛可會持續一段時間了。(※)

「嗯,這顆礦石裡附著靈魂的精神能量..」力歐肯定的說:「用它就能夠喚醒裘絲。」
「唔不會讓你們稱心如意!」一支巨爪隨刻撲向他們,但是沒有擊中「吼!」賽拿杜斯並無停止動作,接踵而來的便是吐出數十顆巨大的能量球欲將他們三人轟成粉碎。

『磅!磅!磅..!』能量球不停的轟出,依卡琳娜的身手只要注意能量球的軌跡,要閃避自當是沒有甚麼大問題。體型矮的地精,力歐;閃躲對他來說是一件吃力的事情,因此他卯足了勁握緊巨斧,將迎面而來的能量球全數劈開。那麼..繆呢?此時的他..消失了!?四處不見繆的身影,他到哪裡去了?

「喀痾..」賽拿杜斯發出低吼,祂張望著四周,意圖找出繆的所在。
「我在這裡!」一句話從上方傳來,賽拿杜斯仰望著天空,赫見繆正從空中直躍而下。

「吼!」賽拿杜斯隨即反應,朝著該方向吐出可比先前還要巨大的能量球,威力當然不在話下,若是直接命中的話,大概真的會被轟成碎片吧?令人不解的事接致發生,照常理來說以這個角度能量球一定能夠確實轟中目標,但是現在卻直接的從繆的身體穿透過去了「嗯!?」賽拿杜斯張大眼睛,祂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你答對了..」此時繆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賽拿杜斯的面前並以一張詭異的笑臉瞪著。
「嗚..」這張表情讓賽拿杜斯彷彿看到甚麼似的不禁慌亂了起來「吼─!!」一聲怒吼,祂舉起雙爪欲將眼前具有威脅性的人給壓成肉餅,但卻撲個空,等察覺時繆已經出現致裘絲的面前。

「喝啊!」繆聚集魔能於右手裡的靈魂之石,此時礦石應聲破裂並閃出強烈的光芒「..靈魂的精神能量嗎?」他順勢的將右手輕輕的掩在裘絲的額頭上,霎時地面不斷的震盪著並浮出一個巨大的紋章,如同裘絲背部上的封印紋章。
「吼~~!!!」即刻,賽拿杜斯痛苦的掙扎著,當然精神並齊的裘絲也有相同的反應「呀啊~~!!!」

這便是封印的作用嗎?只見地面上的紋章閃出強光直衝天際,賽拿杜斯不停的反抗,但是彷彿有股拉力一般將祂緩緩地往下拖扯「吼啊~!阿..魯....」不管祂想要說甚麼,終究是沒有機會了,直至賽拿杜斯完全的沒入裘絲的身體裡,震動同時停止。

賽拿杜斯再次封印,邪能盡散,烏黑的雲層也慢慢退去,映入眼簾的是絢麗的日暈,生態環境恢復從前的生機,一切如前的平靜....。

「真是費了一番功夫呢..。」繆看著懷中仍未醒來的裘絲。
「裘絲!裘絲..!」卡琳娜急忙的衝上前來,更是不斷地叫喚著,經幾分鐘,裘絲才恢復了知覺。
「嗯~」裘絲緩緩的睜開雙眸,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繃著一張臉的男子「..繆..?」
「醒啦..」繆將裘絲扶起微笑道:「已經沒事了。」雖然如此,但他早就已經累翻了,現在繆只是撐著疲憊的身體,感覺有些僵硬。
「我..」

「沒關係,一切都..」話還未說完,繆即被卡琳娜推致一旁,他深知卡琳娜現在的心情,被推開應該是正常的吧「唉..,算了、算了..。」他輕嘆了口氣。
「裘絲~!妳終於回來了~!」卡琳娜將裘絲如寶貝般緊緊的擁入懷中,並用臉頰不停的磨蹭裘絲的臉蛋「害我好擔心呢~,妳知道嗎?」
「唔~,好..好痛喔!卡琳娜..」裘絲對於卡琳娜的舉動可說是既驚又喜,但是似乎有些難受「拜..拜託,不要這樣啦..」她苦笑的說道。

「啊~!忙了一整天,終於結束囉!」一旁的力歐伸展著酸痛的身體「這下我可要好好的喝一杯,輕鬆一下,對吧?」他對著繆說道。
「....」看來繆並沒有聽見力歐說的話,他四處張望著,像是在找尋甚麼似的。
「怎麼?」力歐察覺到繆似乎有些異樣,他輕拍繆的肩膀說道:「有哪邊覺得不對勁嗎?」
「不..,沒甚麼..,我只是有點累而已。」繆苦笑著臉說道,隨後抬起頭來仰望著逐漸進入夜晚,但已有數顆閃耀星光的天空「(是我太敏感了嗎?)」

在一處眾人無法察覺的地方,一個身影躲著一旁窺視著「哼哼,表現的很精采啊..」這個人就是敗在繆手下的男子,夏羅德「神魔賽拿杜斯....,那個女孩嗎?..嘿嘿嘿..」他冷冷的笑著,轉身便進入身後一道空間扭曲的裂縫之中....。
....
...
事件告一段落,村子裡一如往常的規律,回到自個兒的工作崗位上....,以下是繆的短敘....。

算起來,我在這裡大約有一個多月了吧。....一個多月?..我還是第一次用人類日期的計算方式,或許是曾與人類一起生活久了,逐漸受他們的文化影響吧?諾麗亞的妖精族,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這裡全部都是女性。她們的文化和我族的文化有些差異,農業、畜牧業等等是這裡主要生計,而我族以狩獵為主,相較之下,或許她們比我族還要接近自然呢....。

魔物襲擊事件結束後,她們開始進行重建以及清除的工作,我當然也加入她們的行列,如果沒有親自動手真的不知道,做起來還有點費事呢!她們會照著該做的範圍行事,若自己的工作完成了就會立刻加入其他人的行列,所以整件工程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

我也答應了力歐大叔的要求,在閒暇時間到他的工房幫忙。第一次到那裡我居然看見三個哥布林正進行鍊金的工作,這讓我感到非常的意外,大叔他笑著說:「哥布林本質並不壞,只是容易受邪能量的影響,但是只要好好的管教一番,就能使他們導回正軌。」

聽大叔這樣說,他似乎對那三個哥布林很有信心,這點我倒是無法體會,因為沒有甚麼事情基本上我絕對不會接近哥布林的。

這段時間,她們舉行禱告儀式,因為在襲擊事件中有一名女子喪生,她們為她祈禱,希望她的靈魂能夠走的平坦,走的安詳,瑪瓊雅和卡琳娜當然也在其中,但是我並沒有看見裘絲。這段期間也沒有見到她的身影,至從封印了賽拿杜斯之後她整個人顯得很憔悴,也變得相當的怕生,除了工作時間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就連牧場裡的萊菈阿姨也拿她沒辦法....。

關於賽拿杜斯這件事情,我也曾經問過女王陛下....。

「諾麗亞村裡的花園,這裡的花朵全都是我們村子裡的人精心栽培的..」妖精女王柔雅的說:「是不是很美呢?」
「是啊..」繆回答:「每一朵花都有她獨特的芳香,令人心情愉悅。」
妖精女王慢慢的蹲下身子,輕輕撫弄著其中一朵花的瓣蕊「對了,你到這裡來是不是有甚麼事情呢?」
「嗯,..我想請問陛下有關於賽拿杜斯和裘絲身上封印紋章的事情..,能不能請您告訴我?」

「....」妖精女王站起身子,表情似乎有些凝重「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為甚麼?」
「畢竟你不是我族的人..」妖精女王走致繆的面前「這是我們自己事情啊..」
「可是..」
「真的很對不起,總不能將你牽扯進來吧?」妖精女王輕輕握著繆的雙手「對於你幫助族裡的事情,我衷心的感謝..」

女王陛下拒絕回答我的問題,或許....她這樣做也有她的理由吧?
....
...
現在正值午時,暫且放下手邊的工作來到餐室大廳,那裡有炊房已準備好的餐點供大家食用,當然啦!如果有充裕的時間,除了餐室外也能回到自家裡烹煮自己所需的餐食。

「姊,妳的身體還好吧?」卡琳娜將嘴裡的食物咀嚼吞下後說道:「不要太勉強了。」
「已經不要緊啦..」瑪瓊雅苦笑道:「倒是妳,妳的雙手可比我還來的嚴重呢..」
「....」被瑪瓊雅這麼說,卡琳娜有些慚愧的看著自己由繃帶包紮的雙手。
「我不想說妳啊,可是傷成這樣子妳不覺得很難受嗎?」
「當然會啊..」

「繆先生當初不是說交給他就行了?」
「痾..,我..」此時繆正要將用叉子插起的食物送進口中,突然一句話讓他不禁楞了一下。
「啊!對不起,我不是在說你。」瑪瓊雅連忙的說:「請繼續用餐吧。」

繆頓了一會兒,他將餐具放下「對了,我有一個疑問。」
「甚麼事?」瑪瓊雅放下餐具並拿起旁邊的紙巾將嘴擦拭後,她說。
「是關於賽拿杜斯的事情。」
「這..我也不清楚,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瑪瓊雅皺著眉尖頭偏一邊說道。
「嗯,當時我們都還沒有出生呢。」卡琳娜接著說:「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在祈禱結束後,女王陛下跟我們解釋說那是場意外。」瑪瓊雅繼續說道:「神魔賽拿杜斯是屬於惡靈的魔物,以前在村子裡就出現過了,祂會利用人的精神處於混亂、動搖的時候趁虛而入支配他人。」
「是這樣嗎?」繆疑惑的說。
「這是女王陛下跟我們說的,我想應該沒錯吧。」

「(看樣子,必須問問比女王陛下年長的人了..。)」此時繆似乎想到了甚麼,他突然的站起身子「嗯,就這麼辦。」
「怎麼了?」卡琳娜問。
「啊,沒有,我只是想起有件事情還沒處理。」繆離開餐桌轉身便奪門而出「我出去一下,等等就回來!」
「跑的這麼快啊..」卡琳娜望著早已跑遠的繆,一會兒似乎驚覺到甚麼「哇!那我不就要幫他收拾剩下的東西了?」她看著餐桌上繆所吃剩的食物和未收拾的餐具,右眉不斷地跳動的說道。
....
...
牧場上,獨角獸如同往常的在草坪上進食,唯一不一樣的是按照正常時間就算是完成該日的工作行程後也會在這裡照料著獨角獸的裘絲卻不見人影,想必是又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頭寸步不離吧。

「每次都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萊菈,是這座牧場的主人,牧場裡的大小事物都是由她親手包辦,別看萊菈一個女人家的,她的力氣可不比力歐小喔!
「哎呀!都是老朋友了,何必那麼客套。」力歐將手上剛修好的農具交還給萊菈。

「哦?我記得這些東西看起來沒那麼好的..怎麼..」
「我覺得原本的太老舊啦,所以就擅自幫妳全部做翻新。」力歐笑著說。
「唉呦!那真是謝謝你呢。」
「小事一樁,嗯哈哈哈哈..!」
「真是的,我居然只顧著站在這..」萊菈扛起所有的農具往屋裡面走並回頭說道:「請進來坐一下吧,我拿些茶點來。」

「大叔!大叔!!」此時繆提著快速的步伐前來「啊!萊菈阿姨也在?」
「跑這麼快,甚麼事那麼緊急?」力歐問。
「是..賽拿杜斯和裘絲的事情,現在我也只能問你們了」繆輕呼了一口氣繼續說道:「能不能請你們告訴我?」
「這個..」力歐別過頭望了萊菈一眼,而萊菈知道對方也希望經過她的同意,她考慮許久微點了頭以是答應「好吧!我可以告訴你這件事的一切經過,但是要答應我絕對不能向其他人提起,這點你做得到嗎?」

「嗯,我一定會確實遵守。」
「別光是站在這,先進來再說吧。」萊菈說著便將大門關上,以不讓這件事會洩漏出去,儘管牧場平時鮮少人煙的....。
....
...
※最後編輯:2005-02-28 23:04:03
  •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注釋表:

靈魂之石‧安訥米司姆:如手掌般大小的紅色礦石。顧名思義,它是由靈魂的能量和魔力所鍊製而成,時常用於儀式、召喚等等,而在人類的"魔導"上使用率也是非常的頻繁。不過就妖精而言它也有另外的用途,即是將之與裝備或是盔甲等一起提煉以增強防禦力、堅硬度和功能等,由於得來不易,所以是個價值很高的寶物。
※最後編輯:2004-02-17 21:31:19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好久沒推推了....推`推```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推喔....
昨天因為無聊所以把ps2的惡魔列人拿出來重新玩玩
結果發現 謬 跟但丁有點相似!?!?!


---
於是...我開始害怕和別人對話...... 怕不經意中處碰了別人脆弱的一面,而自己的堅強又是如此軟弱....... 然後,我開始逃避擾人的噪音和四週的一切.......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雷仔 你東西拿回來了嗎?


---
於是...我開始害怕和別人對話...... 怕不經意中處碰了別人脆弱的一面,而自己的堅強又是如此軟弱....... 然後,我開始逃避擾人的噪音和四週的一切.......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了
都沒有了....哇~~~~~~~~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我只能說...秀秀...
因為我幫不上忙....


---
於是...我開始害怕和別人對話...... 怕不經意中處碰了別人脆弱的一面,而自己的堅強又是如此軟弱....... 然後,我開始逃避擾人的噪音和四週的一切.......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有支持的心

就很夠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