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世界 ~妖精的故事~ 第四章‧女王的邀請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恩?」繆向村子中央的世界樹望去,說道:「剛剛的旋律中斷了。」
山丘上,清新的微風許許吹過,撲面而來的是充滿甘醇的牧草香,獨角獸們優遊自在的品嘗鮮嫩的青草,在草原上盡情地奔跑,繆、卡琳娜以及裘絲三人也正享受著這段悠閒的時光呢!

「你指的是女王陛下所彈奏的曲子吧?」裘絲一邊說著一邊用毛刷幫其中一隻獨角獸洗刷背部。
「女王陛下?」
「恩,女王陛下很喜愛音樂,也喜歡蒐集樂器。」裘絲接著說:「尤其是豎琴,她常常用最寶貝的金豎琴彈奏出很多首優美的曲子呢!」
「聽起來好像相當的吸引人。」

「是啊!當我們一有時間都會聚集在世界樹旁的廣場上聆聽女王陛下彈奏的曲子,那真是令人陶醉呢!」
裘絲說得渾然忘我,一個不小心使了太大的勁兒,毛刷的刷毛用力一刺「啡─!」一陣刺痛使得原本正靜靜地吃著草一邊享受免費清潔服務的獨角獸痛的不聽使喚,暴跳如雷。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裘絲試著安撫獨角獸的情緒「沒事了,放輕鬆些,已經沒事了。」她輕撫著獨角獸的頸部說道。

「嘶嚕..」過沒多久獨角獸終於冷靜下來....。
「裘絲,妳..不太專心喔!」卡琳娜崩著一張臉在一旁說著。
「哼,不知道是誰連獨角獸都不敢接近,站在旁邊直發抖喔?」聽到卡琳娜這麼一說,裘絲一臉不屑,立刻還以顏色。
「唔....」被裘絲反駁,卡琳娜無言以對,因為這是事實。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從哪冒出兩隻獨角獸互相舔了她的臉頰,卡琳娜彷彿被電觸到一般跳起來「呀啊~~~~!!!」見卡琳娜如此的驚慌的樣子,裘絲不禁「噗嗤」的笑了出來。

「真的有這麼可怕嗎?」繆僵著一張笑臉對著從剛剛就一直在身邊的那隻較為特別的獨角獸說道:「牠很乖巧呢!對吧?」
「啡啡!」看來這隻獨角獸相當有靈性,牠不但長相特別,似乎還聽得懂別人在說甚麼呢!對於繆剛剛所說的話,牠點頭的回應。
「好稀奇喔!」裘絲有些驚訝的說道:「賽巴從來不會主動接近陌生人的,就算是平常想要靠近牠也不太容易呢!」

「原來這就是牠的名字啊..」繆輕拍著賽巴的背部說道:「你好啊!賽巴。」
「嚕啡!」
『喀鏘..喀鏘..』此時從離牧場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怪聲,彷彿是某種鐵器互相敲擊所發出來的聲響。這些聲響打住了在場所有人的動作,繆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那些是..甚麼人啊?)」繆心想著。
「啊..,是女王陛下!」卡琳娜驚訝的說道:「為甚麼女王陛下會來這裡呢?」

金黃色的髮絲,身穿粉紅色細肩無袖的連身長裙,配上相當華麗的絲質長身披肩,背部展出一對亮麗且閃爍著光芒的精靈羽翼,諾麗亞的妖精女王駕到了。身旁跟隨著兩位仕女,前頭則有兩位穿著銀光閃閃的守護盔甲,手持雕飾華麗的銀翼之弓的女妖精,應該是妖精女王的護衛。

「....」繆看見妖精女王來此,不由自主的想走上前去。
『咻─砰!』在繆剛要提起右腳,瞬間,右腳前方的地面被轟了一個凹洞。仔細一看,赫然發現是一支箭結結實實地插在洞的底部,而且幾乎是整支滲入地表裡。
「!!!」此時繆彷彿是從睡夢中被驚醒一般,他手捂著額頭痛苦地說道:「嗚..,剛剛..是怎麼了?我到底..」

「無禮!看見女王陛下前來還不快跪下!」其中一名護衛大聲的說道,雙手還維持著射箭的動作。很顯然,剛剛那一箭是她射出的,不過從該凹洞來看就可以了解到銀翼之弓不只是外觀華麗,其威力也是相當強大的。
「沒關係的,妳退下吧。」妖精女王走上前說道。
「是。」
「女王陛下,聖安。」卡琳娜和裘絲上前行禮。

「妳們好。」妖精女王笑著回應,隨後回頭向身旁的仕女和護衛說著「辛苦四位,妳們可以先回去了。」
「女王陛下..」其中一名仕女,伊芙,連忙的說:「..這樣..妥當嗎?」
「不會有事的,妳們先回去準備一下吧。」
「..是..」

待所有的隨從離去後,妖精女王便走致繆的面前...。

「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妖精女王說道:「由衷的感謝你救了我的子民。」
「不..,這是我應..」繆話還未說完,眼前突然閃出一道白光「!!!」
『我看得見你真實的一面..,歡迎來到諾麗亞,繆..』充滿敵意的一句話回繞在腦海中,繆回過神來望著妖精女王的雙眼,他清楚的感覺到剛剛那股意念是由妖精女王所發出的。

的確,如今我們對繆的身世背景以及他之前所經歷過的事情還一無所知呢!繆真實的一面、充滿敵意的意念,這些到底意味著甚麼呢?

「對了,還沒請教你尊姓大名呢。」
「繆..」
「繆先生,很高興認識你。」妖精女王笑著說道:「為了表示敬意,我已經吩咐人準備了宴席,請你務必來參加。」
「這是我的榮幸,女王陛下。」

『喀囉..喀囉..』話完沒多久,接送的專車已到來....。順勢一提,這個時代的交通工具不用想也知道是藉由獸力來驅使的,而獸力的對象當然是獨角獸啦!如果人類的車夫大部分是男性的話,那諾麗亞就是由"強壯"的女妖精來擔任了。

「我們走吧!」妖精女王笑著說道。
「讓我來送您上車。」
「謝謝。」
繆輕扶著妖精女王的手慢慢走致車旁,確認妖精女王已就座後自己也隨後坐入車箱內。

「嘖嘖!」待確認乘客已就位了,車夫拉起韁繩輕打獨角獸的背部,便啟程致宮廷,現場只剩站在原地發楞的卡琳娜以及裘絲。
「好好喔!我也想參加宴席呢!」卡琳娜望著早已遠去的"馬車"表現出一副非常羨慕的神情。
「繆..」剛見面沒多久,也並沒有說上幾句話,而與卡琳娜一同望著馬車,但裘絲臉上卻流露出些許的無奈。
....
...
莊嚴的宮廷,寬敞的迴廊,優雅的大廳,繆與妖精女王共進豐盛的宴席,餐桌上擺設各式各樣的美味料理,令人垂涎三尺。

「請不要拘束,盡情的享用。」妖精女王說道。
「....」繆並沒有拿起面前的餐具,只是低著頭,眼巴巴看著餐盤中的料理。
「怎麼了?」妖精女王拿起插子固定住餐盤中的肉排,並用刀慢慢地切下一小塊「不合你的胃口嗎?」
「....」繆沒有做任何的回應,仍是雙眼直瞪著餐盤中的料理。

「真是抱歉,我馬上請人換過。」
「..不用了..」許久,繆終於開口了,他慢慢的抬起頭來,兩眼瞪著妖精女王,低聲說道:「說出妳的用意吧!」
「..我不懂你在說甚麼。」妖精女王苦笑「我特地邀請你來是為了表示我的敬意與感謝啊..」
「妳說謊。」

「不用緊張,先吃些東西再慢慢談吧。」妖精女王左手拿起叉子插起剛切下的肉塊「這些料理都是經過精心烹製的,味道相當的不錯呢。」說完,將肉塊放入嘴裡細細的品嘗。

場面陷入沉默,繆緊鎖著眉尖拿起面前的餐具進食。他曉得那股意念確實具有威脅性,不過若是繼續逼問下去恐怕也問不出任何答案,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耐心的等著對方自己開口了。

「恩~,這葡萄酒相當的香醇呢!」妖精女王搖晃著手中的酒杯,說道:「這應該有相當久的年份了吧?」
「....」
「你怎麼啦?」
「....」繆拿起酒杯,輕輟了一口葡萄酒後,慢慢地放下杯子,說道:「想不到妳還能撐到現在,這真是令人驚訝啊!」繆是怎麼了?竟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難道是忍著悶氣太久開始胡言亂語了嗎?還是另有原因?

「若你是為了套我的話,用這樣的方式並非是明智的選擇喔!」妖精女王的口氣改變了,與平常的氣質截然不同,她輕輕的推開長椅站了起來,說道:「既然你如此心急,那麼就讓我們來看看..」
「!!」對於這句話,繆感覺有異狀,並迅速的站起身。忽然間妖精女王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他霎時頓了一下。

「看看你內心的世界吧!」語畢,妖精女王手輕輕的一揮,優雅的大廳一瞬間呈現一片火海。毀壞的建築物、片地的死屍,啊!這不是繆夢中的場景嗎?
「....」繆不禁傻了,這是他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魘啊!如今再度呈現在自己的眼前,他強壓抑自己的情緒,咬緊牙根低頭說道:「別再讓我看到這一慕了,快讓它消失吧!」

當他抬起頭來的那一剎那,驚見躺在血泊中的艾瑪以及沾了滿身血紅的自己,周圍還有一群死狀相當淒慘的人類,斷頭、支離破碎、身體剖成兩半等等,沒有一個屍體是完整的,直教人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這..這是..」
「這就是你當時的模樣..」妖精女王出現在繆的身旁,她緩緩地伸起右手指著前方滿身是血的"繆"說道:「看吧!他就是你的真面目,一個嗜殺、嗜血的惡魔!」

這個時候,妖精女王所說的"惡魔"忽然轉身朝向他們。他笑,卻不帶半點殺氣,他雙眼直視,沒有透露一絲感情。在他身上根本感覺不出任何氣息,而是死寂。霎時間,四周一片黑暗,空氣就好像凍結一般。他張開雙臂慢慢的走向繆,彷彿來自黑暗深淵的惡魔坦開心胸地迎接他沒入死亡之路....。

相同時間,離妖精村不遠處的河邊,風迎面吹來且夾雜著腐臭的血腥味,這是當初卡琳娜與裘絲遇害的地方。

『滋..滋..』就在河畔上,該區域的空間不斷地扭曲產生莫名的磁極力場,空氣中的微塵粒子相互撞擊、粉碎、攪和,這只是純粹的自然現象嗎?我們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此時扭曲的區域突然破裂露出一條詭異的裂縫,一個人影從其中緩緩的走出來。身披黑色長袍將整個人包住,完全看不到其長相,不過從他高壯挺拔的身型來看,一定是個男性。

「恩..,我感覺到了。」男子望著不遠處的妖精村說道:「你終於肯現身了是吧?」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有磁性,厚實、穩重的感覺相當的吸引人。無意間他發現距離河岸附近的草坪上有三具屍體,那是當初涉嫌獵補女妖精的三名男子啊!

「相當伶俐的刀法啊..」男子掀開頭蓋,仰望著天空,紫色的髮絲隨著風而飄動,俊挺的外表,襖黑的皮膚。他深深地吸口氣,說道:「啊~~,你現在依然享受著殺毅的快感嗎?..繆..」甚麼?這名男子他曾經見過繆?殺毅,這個定義包括的範圍不小呀!要殺誰呢?而他跟繆之間又是甚麼關係?

宮廷的大廳內,火海的場景、黑暗的空間,一切就如沒發生過一般。妖精女王雙手輕輕搡著,只見繆蹲坐在她的面前不停的喘息....。

「你是不可能勝過夢魘的。」妖精女王鄙視著繆,她的態度已完全改變了。
「那..不是我的本性!」繆大聲說道:「當時是因為..」
「因為那些人類殺了你的妹妹以及全村的人是嗎?」繆還未說完,妖精女王便接著說:「你為了復仇就使用了潛在體內的力量,露出自己的另一面,這不是你的本性是甚麼?」

「閉嘴!妳是不會了解的!」
「哼!」此時妖精女王突然地展開雙手,魔能急劇的集中,一道閃光,四周再度呈現一片火海。
「....」繆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雙眼直瞪著妖精女王。

「放棄吧!你的力量將歸納於我。」妖精女王,不,她不是。她已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了,說話方式如此的霸道,她到底是誰呢?
「魔啊..」
「!!」聽見繆說出這句話,她不禁愣住。
「想不到邪能量已經蔓延到這裡了。」
「你..」

「現出妳的真面目吧!」繆緩緩的站起來,他臉上閃出紅色的光芒。一瞬間,繆的臉部出現了紅色咒印「魔啊..,以魔神王,阿魯瑪斯之名,我將滅殺妳!」語畢,繆的右手散發出紅色能量並匯集成刀狀。(※請對照注釋表)
「你..你想要殺我?」一滴冷汗致妖精女王的臉龐流下「你可知道殺了我,一定會付出很大的代價的。」

在說話的其中,妖精女王的身體慢慢產生變化。她漂浮致半空中,身上的衣著慢慢退去,原本金黃色的髮絲轉變成鮮紅色,赤裸的身軀浮現出數道斑紋,背部閃亮的精靈羽翼也化成黑色的惡魔翅膀。

「(..這就是她的原形?)」繆心想著,站在他面前的已非是之前神聖、高雅的妖精女王了,而是充滿邪能量的女惡魔。

『颼!』繆並沒有多想甚麼,第一時間便是將眼前的女惡魔給滅殺才是上上之策。他身體微微蹲下並用力一蹬,飛快似的跳向女惡魔的上方,想給她來個靈犀一擊。但靈敏的女惡魔輕鬆自如的閃避開來,一個轉身將魔能集中於右手形成一顆紫色光球。

「喝!」大喝一聲,女惡魔將能量球投射而出,能量球急速的飛向繆。當然啦!繆他也不是傻瓜,閃躲便是現在所要做的。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已閃開的能量球突然轉向折返回來。

「!!!」來的太急,繆再怎麼敏捷也無法避過這一擊的「嘖!」他舉起右手上以魔能聚合而成的刀,硬生生的擋下能量球。
「反應不錯嘛!」女惡魔輕撥著髮絲說道:「那麼接下來的攻擊你是否能像現在這樣呢?」
「唔喔!」繆瞪大眼睛,手上的刀閃出耀眼的光芒「喝啊!」兩手用力一崩,刀刃與能量球瞬間分散開來並化成魔能回歸於繆的體內。

「甚麼!?..你..居然..」
繆並沒有停下來,化解能量球的同時他再度聚集魔能。而這次是兩手都持著刀刃一躍而上,欲斬下女惡魔的首級「哼!」
「哥哥..」就在刀刃正要削入女惡魔的頸部時,一句熟悉的呼喚聲使繆停頓了。因為在他眼前的人不是女惡魔而是他的妹妹,艾瑪!

「..艾瑪!?」
『噗嗤!』不見沒事,一見要人命。看到"艾瑪"突然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繆停止所有的動作,一剎那,艾瑪又從眼前消失,換來的是女惡魔的一記重擊。她的指甲瞬間伸長並閃出紫色光芒,指甲有如銳利的刀刃一般不偏不倚的刺穿繆的腹部。

受到了重創,繆倒在一旁不停的喘息,他用手掩蓋著腹部上不斷湧出鮮血的創口。

「哎喲~!傷的好重啊!」女惡魔緩緩的走向繆並嬌嗲的說道:「嗯~,看了真讓人心疼呢!」
「....」繆闔上眼睛,一動也不動的。
「嗯?怎麼啦?」
「喝啊~」繆吐出一口氣,此時他的臉部的咒印再度閃出紅光,不同的是咒印浮出的面積不斷擴大至雙手臂上。
「甚..甚麼!?」

村子外,男子正撿起那三個人類屍體殘缺的屍塊。往前一看,發現三具屍體相當整齊的並排在一起,他這麼做到底有何用意呢?

「就這麼死了,真是可惜。」男子把剩下的殘缺屍塊依序的放回原來該有的位置,再怎麼看也不可能是在玩人體拼圖吧「你們身體的每一塊肉,每一個細胞都是我重要的材料呢!」天哪!他竟然說屍體是重要的材料!這男子瘋了嗎?
「哦?」男子像是感覺到甚麼似的轉頭往妖精村的方向望去「繆,你的力量還是一樣的強大,果然沒令我失望啊!」

他回過頭來,看著這三具屍體。男子雙手微合並高高的舉起,忽然間,在他所站的位置的上方出現了一個魔法陣,隨後男子兩手向下平舉魔法陣慢慢的落下並隴罩在三具屍體上。

「棲息在黑暗深淵的邪靈啊!以唔之血,以唔之肉體,以唔之生命,我命令你們從黑暗深淵中站起來吧!」語畢,這時三具屍體慢慢的浮起,一瞬間彷彿就像汽球一般炸開,屍塊分散四處。
「嘿嘿嘿,醒來吧!我的孩子們..」真是詭異,男子話一說完,遍地的屍塊就好像有了生命一般,不停地蠕動,不斷的增殖,場面相當的噁心。
「嗯,這就是我想要的。」男子一記冷笑說道:「讓我來為這個遊戲添加些刺激吧!」
....
...
※最後編輯:2005-02-28 22:57:42
  •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注釋表

魔神王阿魯瑪斯:來自黑暗深淵裡的惡魔。傳說祂是所有魔物之主,世界上的怪物都是由祂的血跟肉製造的,但畢竟只是傳聞罷了,詳細的記載已經不可考取。
※最後編輯:2004-01-17 18:53:07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喔呀!
第四章出爐了!
真是累人,最近因為期末考的關係使得文章無法即時完成,還請各位見諒捏!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真的等了很久呢 謬的身世越來越明朗了


---
於是...我開始害怕和別人對話...... 怕不經意中處碰了別人脆弱的一面,而自己的堅強又是如此軟弱....... 然後,我開始逃避擾人的噪音和四週的一切.......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呵呵!
說不定還會有意外的結果喔!
※最後編輯:2004-01-17 21:40:54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期末考...你是學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