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悲哀天使第十章--守護騎士的真正使命

はやま(Yurian)
  • 文章數:37
  • 積分:0
刺眼的白光逐漸退去,殘月將遮住視線的手移開,然而他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竟不是祖墳最深處。
「這…這裡是…。」殘月左顧右望,對現在的情況一無所知。
也在這個同時,殘月聽見不遠的地方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悲哀天使…卡利特…雖然你拯救了世界…但如今你卻要毀滅你一直正在守護的東西,奉了在你失去理智前的命令,我—殘楊絕對要阻止你!!」原來殘月是回到了過去,見到的是自己的祖先殘楊與悲哀天使卡利特的對戰。
「這…我們家族的使命,不是保護悲哀天使嗎?怎麼會…」殘月見狀,與之前父親、外公所提到的截然不同,且又發現當時的悲哀天使竟然正在瘋狂的胡亂攻擊,這又令殘月更不解了。
只見殘楊握住手中的劍,這把劍是以白色及藍色的搭配,劍柄的流線就像風的吹舞一般,而劍上更有一具女神哭泣的雕刻。
而反觀殘楊所說的悲哀天使,只是飛在空中,雙手顫抖,背後展開的闇之翼,竟然將整個天空染成黑色,而仔細一看,這名悲哀天使兩眼竟然泛紅,簡直就像當時尤利安的暴走一樣。
「我的老朋友…風神,這是我們最後的戰鬥了,熬過去後,你就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了。」只見風神發出嗚嗚聲,就像是了解主人將會因此離開而發出的悲鳴聲。不過,這悲鳴聲過沒多久變即刻消失,在女神的眼窕J刻處閃爍著一道光輝,就像女神的畦?@般,而這具光輝在一瞬間,充滿了整把劍,像是風神也使出了渾身解數。
「謝了…老朋友。」殘楊對著風神,笑著說道,微笑的輪廓填滿了滿足的感覺。接著,殘楊抬起了頭,對卡利特說道「老戰友,與你的約定,我現在要開始實行囉。」方才的笑容絲毫沒有變掛,若要嚴格比較,可能只有殘楊的眼角泛著畦?a。
「喝呀呀呀呀呀呀!!」殘楊大喝之後,向著卡利特衝了過去,高高躍起,揮舞著風神的瞬間,風神強烈的閃光再度將四周化為一陣白光,使得殘月看不見任何東西。



「這下子你知道我們家族真正的使命了吧。」殘楊的聲音就在此時傳入殘月的耳中。
「祖先大人,我不能了解身為一個守護騎士為何要對自己的主人攻擊,更不了解為何拯救世界的悲哀天使會毀滅世界。」
「這世的悲哀天使的情況你已經遇過了吧?」
「嗯。」
「雖然,這次的悲哀天使暴走之時,有神聖天使的安撫才得以平靜,但…那只是緊急之用,過一段日子就無效了,而在我們那代,神聖天使早已犧牲自己了…為了世界,我不得不動手。」
殘楊的聲音聽來有點哀傷,想必他也是非常不願意對卡利特揮舞風神吧。
「祖先的意思是…?」
「要讓悲哀天使不被力量的意志所反弒,是絕對不可能的。」
殘月聽了,失望透了,因為他所找的答案與自己所期望的完全不同。
「那我應該怎麼做?」雖然殘月找不到其他答案,但也並非他是白跑一趟,趕忙詢問一切。
「這個…聽我慢慢道來。」



「殘月去了這麼久,情況不樂觀。」說出這句話的,正是用槍的高手-坎諾,而大家都稱他為阿諾。
「沒關係,可以慢慢來…現在利安的情況已漸平靜,只要黑克雷爾不要派人來突襲就好了。」而這女性,正是方才讓尤利安的暴走平靜下來的神聖天使-麗娜絲。
「黑克雷爾嗎…雖然是我多慮,不過我總覺得他們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阿諾資歷深厚,說話可靠,經驗豐富,下出自己思考最正確的判斷。
「所以…尤利安得快點醒來才行。」麗娜絲摸了摸尤利安的額頭,帶著些頃~慮的表情。
「以及…殘月動作得快點了。」阿諾望了望祖墳,無奈的道。



「拉菲爾殿下,現在是大好機會,那位叫尤利安的少年現在正昏迷不醒,現在正是除掉這個他的好時機呀。」說這句話的,擁有一頭的紅髮,身穿白色長衣,像是研究員的穿著,以及載著一副圓型的超厚鏡片眼境的男子,正是黑克雷爾科學部長—愛斯。
「這種手段太卑鄙了!即使我勝了,世界上的人們也不會承認的!」這名轉過身,中分的銀髮少年,身穿長達腳根的白色黑色大衣,在轉過身的時候,身上的大衣亦隨之飄揚,而這付裝扮,正是黑克雷爾王子的標準招牌—拉菲爾。只是他的表情顯然有些頃垂耤A顯然的是因為愛斯要他使用卑鄙手段獲勝而感到不悅吧。
「凡是要放遠看,拉菲爾殿下。要是您今天與他之間的戰鬥受了傷,或者…對方使出了卑鄙手段,像是陷阱之類的手段,讓您受了傷,那對世界上的人們來說,那可是不太妙哦。」愛斯的分析顯然有道理,況且拉菲爾在方前與他的父親—希洛斯的戰鬥已受了不小的傷,正大光明的戰鬥顯然對他非常不利。
「你認為我會被那種小角色所傷嗎?你認為我會敗在那種無聊窮極的手段嗎?」反觀拉菲爾,完全聽不進愛斯的提議與分析,依然故我,這種不服輸的個性可說是拉菲爾在黑克雷爾是以王子身份的驕生慣養所培養出來的。
「是不會…但是處處得小心…不過希洛斯殿下在之後所給予的期限已經越來越接近了…。」愛斯顯然了解到自己職位並沒有多說的權力,所以利用自己主人、拉菲爾的父親來作武器。
「……那倒是,看樣子,要達成這個任務必須要受到眾人的譴責了。」拉菲爾顯然對於希洛斯保有十分懼意,立刻改變的想法。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愛斯攤開了雙手,一付無奈的樣子。



「這下子你懂了吧?」殘楊對著自己的子孫,殘月如此訴說著。
反觀殘月,把頭撇過一旁,似乎無法接受自己祖先的說話。
「簡單的說,我們在悲哀天使還未暴走之前,要盡自己的一切來保護他,當危機解除,我們一直保護的人—悲哀天使卻又成了最新、最可怕的危機,而就在這時,我們得不顧一切,即使犧牲了自己,也要殺了他。」
「祖先的意思是…要我利用尤利安?」殘月以相當不客氣的口吻說著,想必他也感到相當無奈吧。
「才不是那樣!!」殘楊亦大聲回應,可知這句話讓他回想到過去,動了肝火。
「當初…我也與你一樣,質疑著自己的使命、質疑著自己存在的價值,但是當我看見瓦爾錫拉拖的人們,以及瘋狂暴走的卡利特,我必須在兩者選擇其一使其繼續生存…你認為我能顧著自己的私心,讓瓦爾錫拉拖成千上萬的人們死在悲哀天使手上嗎?」
「………」殘月無語反駁,因為他內心也知道不能讓瓦爾錫拉拖的人們全部因悲哀天使而死,這麼一來他們的努力也將會白費。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令兩者存活嗎?」殘月仍然不放棄希望。
「有…但那方法我也不確定能不能成央A要令兩者存活的唯一辦法是…」



「報告!敵軍來襲!」一名不死軍團的戰士回報巡邏的情況。
「為什麼這麼快?」聽見這壞消息,最大的反應當然是麗娜絲了。
「把握時機…這是黑克雷爾的一直不變的原則,這下子有點麻煩了,在尤利安還沒醒來的情況下就交戰,會影響我們的戰鬥……。麗娜絲,妳就先暫時照顧尤利安吧,外面的事情我來處理就行了。」眼見危機迫在眉間,阿諾下了自己認為最適當的決定。
「好吧,你要小心一點,我似乎感覺到…那個人來了,那股擁有憤怒與憎恨的氣息只有他擁有的。」
阿諾並沒有說話,急忙的走出帳篷,對著不死軍團的各個弟兄下令。
「各位兄弟,就戰鬥型態,這次可是場大硬戰,大家可得準備齊全,我不希望在開打時看到有人發生彈藥不足的情況!」
「是!!」所有弟兄齊聲應和,顯示著阿諾的領導能力,更襯托出所有人員對阿諾的信任。
「現在…只有希望,他們能越晚來越好了。」阿諾仰望著藍天白雲,自言自語的祈禱著。



「悲哀天使的神殿??」殘月不解的問道。
「沒錯,所謂悲哀天使的神殿,內部存著各個悲哀天使的心智,或陪n有經過暴走才能理解如何才能控制這股力量吧,但即使了解了…卻也…。」殘楊的語氣充滿遺憾,正因為各代悲哀天使正是暴走之時被殺,這正是悲哀天使的宿命,更是無法解決暴走問題的根源。
「所以,要我親自去悲哀天使的神殿一趟?」殘月再提出問題。
「錯了,你絕對連大門也進不去,悲哀天使的力量就像是鑰匙一般,仍然要依靠他來開啟這道解答之門。」
「……」
「我的後裔啊,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是在擔心這代的悲哀天使沒辦法撐到那時是吧。」
「不只是那樣…我還深怕現在的我無法保護他…。」
「那麼…你準備好了嗎?準備好接受家族的試鍊了嗎?」
「是的。」
「那麼…就開始吧。」



在一座堪稱大的平原上,杵立了兩匹龐大的軍隊,其中一方是完全機械化的機械兵團,而另一方則是活生生的普通人。
「動亂的製造者,坎諾啊,我現在奉命來收拾你。」說出這句話的,便是黑克雷爾軍的帶頭者,更是在黑克雷爾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黑克雷爾的王子 拉菲爾。
「動亂?我想你恐怕沒搞清楚狀況,製造動亂的是你們黑克雷爾吧?腐敗的統治者就會造成抗戰人士的誕生,至於收拾我嘛…我想你是來收拾那個你所謂的”冒牌貨”吧。」回話的則是率領著率領著普通人來抗戰的首領—坎諾,而大家稱他為阿諾。
「我曾經聽說不死軍團的首領從來不依靠悲哀天使…哦不,應該說是否認悲哀天使的存在,而且對於悲哀天使的存在完全不抱持著這麼一回事,在我看來似乎不是如此。」
「那些是真的,不然我怎麼會親自上陣呢?」
「簡單的說,你只要把那個冒牌貨交出來,並且中止一切抗戰的行動,也釦皕|放過你們全部的人,你仔細想想看,你們的軍隊可是普通人,死了可是沒辦法修理的,更無法再造出一模一樣的人,反觀我的機械兵團就不一樣了,即使被破壞,仍可修理,修理不好的,可以將其報廢、再造出一台新的,我想你應該不至於愚蠢到連這都不知道怎麼比較吧?」拉菲爾將敵我雙方的戰力加以分析,打算以雙方的損失度來打擊不死軍團的戰意,拉菲爾也是身懷多次戰鬥經驗。
「關於這一點,拉菲爾殿下大可放心,在要加入我不死軍團之前,我會要求他們仔細考慮過自己的生與死,所以我絲毫不顧忌這個。」坎諾說絲毫不顧忌當然是騙人的,不然又怎麼會在攻擊黑克雷爾的分部時大罵自己的屬下的不注意呢?
「確定不遵從?」
「你得問問我的屬下們。」
就在這時,不死軍團全員高聲大喝,響徹雲霄般的聲喊證明了不死軍團的士氣高昂,亦證明自己絕不讓步。
「嗯,我了解了,那麼…我就得作出我最不想做的決定了…。」
拉菲爾一個手勢,所有的機械兵就定位置,已經是戰鬥狀態了。
「開火!把那群傢伙打成廢鐵!」發出聲令的則是阿諾,而自己則也開始攻擊。

轟隆隆隆隆…



「這是什麼聲音!?不像是由這兒傳來的。」殘月首先聽見不停傳來的巨響,緊接著四周不停震動,祖墳頂部不停落下細沙。
「專心點,這試鍊稍不留神可會要你命的!」殘楊立即大聲罵道,想必他亦是想自己的子孫早點繼承他的劍吧。
殘月回過頭來,閉上了雙眼,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第一試煉--人劍合一。將自己與自己的劍合而為一,將自己的意志把劍的能力推至最頂點,秉持著人就是劍、劍就是人的思想,將手中的劍發揮到淋漓盡致!」
閉上雙眼的殘月的心中,漸漸化為另一個空間。
待片刻,殘月睜開雙眼,見到的是一片空礦的荒野,地面上的碎石、碎沙,以及被夕陽照得赤紅的龜裂地面,以及天空不見一朵飄雲的情況來看,這絕對是個不毛之地。
此時此刻,在殘月身前一百公尺左右,無數光點慢慢凝聚,結合出來的,是讓任何人看了亦會倒退三尺的生物,若真要以一個名詞來形容,或野H魔獸較恰當。
這頭魔獸,長像甚奇,宛如一頭獅子,但嘴巴左右各有長約一公尺的巨牙閃爍著光輝,訴說著這兩道巨牙的鋒利程度。四條腿上,每條腿的腳底更各有三根長長的利爪,長約半公尺左右,尾巴是由一尾長蛇所形成,且這尾蛇正左右搖繕菕C眼睛部份,則沒有瞳孔,只剩眼白,佈著些釵撋楚A再加上銳利的眼神,威嚇弁酮蛪磽陵纂C而這頭魔獸,體膚為水藍色,放眼望去,亦可知道這絕不是一般生物。
魔獸對著殘月大聲吼叫,這是牠對殘月不友善的最佳證明。
「…看來有場惡鬥要戰了。」殘月心中第一個念頭,便是如此。
這時由天空,傳來一道聲音。
「人劍合一,要做到人就是劍、劍就是人的境界,要存在著劍在人在、劍亡人亡的觀點。」
殘月帶著自信說道
「我手中的劍,陪伴我也有數年時間,我對這把劍的了解早已透徹,我亦知道這把劍的攻擊點在何處,這就是所謂的人劍合一吧。」
而這時魔獸不會讓殘月有任何思考的時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殘月撲去。
躍到殘月身前,首先利用前腿利爪以橫行的方式攻擊殘月的頭部。殘月身子向後傾斜,即時閃過利爪的攻擊。
這時,魔獸也落了地,接續的攻擊,則是以牠巨大無比的嘴及利牙來攻擊。
這時殘月並沒有多想,以劍端與劍柄撐住魔獸的上顎及下顎,但殘月的劍有些傅s曲,魔獸嘴部的力量是多麼龐大。魔獸腳步施了力,向前奔行,欲將殘月手中的劍折成兩半,殘月將這股力量化為推力,讓自己雙腳在地面上迅速滑行,滑行的雙腳在地面上發出”沙沙”聲。這時魔獸又使出更進一步的攻擊,正是他那蛇的型態的尾巴,就像一尾毒蠍一般,從魔獸的後方向殘月咬去,雖不知這尾蛇有沒有毒,不過對於未知的生物還是少碰為佳。殘月的心裡亦是這麼想,當他發現這尾蛇要攻擊他的時候,靈機一動,輕輕躍起,向著魔獸的臉部踹了一腿,而這後座力讓殘月得以向後飛行一小段距離,得以脫身,也可借此抽出魔獸緊咬的劍。
「差點就被牠折斷了,連嘴都沒辦法刺進,這要如何傷牠…。」殘月方才將劍撐住魔獸的上顎及下顎之時,劍端亦會刺進魔獸的上顎才對,但顯然的,這頭魔獸的上顎沒有絲毫損傷。
魔獸因為被殘月踢了這一腳,為之震怒,大吼一聲,第二波的攻擊又來了。
這次魔獸的攻擊,仍是以前腿利爪為開頭,但這次並不是以揮舞的方式,反而是以刺擊的方式。
殘月向左踏了兩步,閃過了第一段的攻擊,魔獸前腳落地之時,巨蛇尾巴更亦到了殘月眼前,眼見即將被巨蛇所咬中,殘月第一反應動作,便是揮劍,但這攻擊並沒有把巨蛇給砍了下來,只是將牠打了偏,由此可知這頭巨獸的身體的堅硬程度。
魔獸的後腿亦有利爪,向後揚起向著殘月踢去,然而殘月的收回劍,想再以相同方式來抵擋這次的攻擊,只是利爪的攻擊與巨蛇的攻擊幾乎是同時進行,故殘月來不及抵擋住,殘月手臂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傷口。
受了傷的殘月,迅速向後跳躍保持與魔獸的距離。
「可惡…。」殘月緊按住傷口,讓鮮血流出的速度稍以緩慢。
「以我現在的武器…根本就傷不了他嘛!」殘月看了看自己的長劍,大大抱怨一番。
殘月又盯了盯陪伴自己多年的劍,在方才的戰鬥已有些雪l傷,就像是一位好朋友受了傷一般,對於方才說的話,殘月顯得有點楫飽C
「對…對不起,我必須相信你,我剛剛竟然說出這種話,真是對不起你,我的好伙伴、好朋友。」殘月出自內心的楫飽A轉變成輕聲細語的道歉。
這時,殘月手中的長劍開始閃爍著刺眼的光輝。
「沒錯!我必須相信自己的劍,就像我必須相信自己一樣,所謂的人劍合一,就是要將自己也當作是一把劍,而把劍亦當成自己,是吧?我不會再顧忌到武器的問題了!我必須相信自己的朋友!自己最強的武器!」殘月抬起頭來,揮舞著方才的長劍,只見方才受損的長劍,竟消失無蹤,亦化為一把光輝之劍、無形劍氣,且這把劍氣竟然巨大化,比原本的長劍多出兩倍長。
魔獸見狀,雖然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獸性卻不會理會這點疑惑,迅速的衝向殘月。
「吃我這劍,人劍合一之劍!」殘月亦向著魔獸衝去。
在兩者即將接觸之時,殘月手中的劍端的光輝竟然更加耀眼、刺眼。
閃光過後,殘月與魔獸的位置已互換了過來,雙方站立不動,亦無人知道誰勝誰負…。


---
秉持著悲哀天使的羽翼... 現在的我... 究竟在尋找些什麼...

  •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這篇還有繼續在寫嗎?


---
孤獨, 是用來磨練一顆 堅強的心, 不是拿來當作, 逃避的理由......

Veronica
  • 文章數:78
  • 積分:0
等待續集中...


---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等你等到我快花轟
等你等到我變骨頭


---
於是...我開始害怕和別人對話...... 怕不經意中處碰了別人脆弱的一面,而自己的堅強又是如此軟弱....... 然後,我開始逃避擾人的噪音和四週的一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