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瀾奏曲...月女神的詩篇~第二十七章~...純白,然後是崩潰和無罪的抹殺....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這個世界......就彷彿是......是如此脆弱不堪的.................







絲絲的鳥鳴連帶著他們的主人掠過了清晨的頂樓,用比起鬧鐘輕柔上很多的方式叫醒人們

在這樣的頂樓上,拿著書本閱讀著的亞爾賽德,和奮力朝著他進攻的烏莉
一次快速,穩定的突擊拳被亞爾賽德空出來的手阻擋了下來後,烏莉很快的退了開來,然後又是一次快速,不同角度的突擊
同樣被阻擋了下來,接著便是一連串快速的進攻,手,肘,臂,背,膝,腿,用靈巧的特性連貫了起來
深黑的哥德服裝在快速的條件之下,成為了黑色的貓影,接連進攻
而亞爾賽德多半卻只是用閃躲而已,阻擋也只那麼幾次,其餘多半的攻擊全都是落空的
[怎麼啦?是妳自己說要我陪妳對練的,這樣子是連衣角都碰不到的吧?]亞爾賽德仍然是閱讀著手上的書本
[......]烏莉生氣的嘟了嘟嘴,發出了噗噗的氣音

亞爾賽德還是閱讀著手上的書本[世界的基礎是循環,萬物的本質都依附在這樣的規則上,開始,過程,破滅...加諸的必然會成為接受...]
[因此,同樣身處在這個巨大的循環中的我們,就必須去暸解這個趨勢,然後順從.....]

一次的突擊,踢腿
在交錯的一刻,亞爾賽德高高的拋掉了書本,一手搭在烏莉的右腳,一手搭在烏莉的左腳,兩手劃過一個圓
勾成的圓將烏莉拋了出去
[也就是說,了解對手的力量流動之後,利用這一點打回對手身上]


烏莉摔在了地上,書本也在同時回到了亞爾賽德的手上




[好痛...........不過亞爾賽德真的懂得很多耶......]烏莉一面從地上爬起身說
[照著書上的念罷了.......對了..]彷彿想起了什麼,亞爾賽德接著說[妳昨天晚上還有跑出去嗎...?]

那一次深夜的追逐,最後是在徒勞無功下畫上了句點.......

[沒有阿........怎麼了嗎?]
[沒有,我們今天晚上就離開這邊吧....]不知怎地,昨晚的事件讓亞爾賽德對這個城市有一種不祥的.....好吧...預感..

[耶?可是我已經又加了兩個禮拜的租金了....]
[。。。。。]亞爾賽德沉默的抓住了烏莉的手腕,然後拋到了圍牆外,讓烏莉懸吊在那[很高興認識妳....]

[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
[...妳每次都要自作主張....要我扁妳嗎...用力的扁.....]亞爾賽德一面拉起烏莉,一面說
[算了....我要去睡了.....昨晚還是沒什麼睡到...]
[咦?你要去睡了?]烏莉拉扯亞爾賽德的衣角
[喂。。。笨蛋。。。不要拉。。。]

"啊"異口同聲中,兩個人又摔了個跤
被剛好到來的雷希斯看到了個推倒了景象
[哎呀。。。亞爾賽德少爺真是的。。。要做這種事情竟然沒有找我,阿~]
[去死吧你。。。真是,我要去睡了,妳就找他跟妳對練吧。。。]

[那,我們要練什麼?我個人是擅長地面纏鬥。。。]
"碰"一拳撞上了雷希斯的鼻樑,鼻血狂流。。。
[妳就真的這麼討厭我嗎。。。。]
[討厭死了,消失吧你!]

[.........]
烏莉落寞的看了看亞爾賽德離開的門扉
雷西斯自然看在眼裡[....你不能怪他什麼都不跟妳說......因為他根本無從說起........]

[不過如果你想聽我的事情,晚上可以到我的房間來..........
"碰"一拳撞上了雷希斯的鼻樑,鼻血狂流。。。





...
...
...







[..所以說....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這附近發生的事情了?]
午餐的時候,雷希斯這麼問了
[如果你都在晚上趕路的話,自然什麼消息你都聽不到......]亞爾賽德睡眼矇矓的指了指烏莉的方向
[因為白天的太陽好大嘛.....]烏莉說
[然後晚上的時候在抱怨天氣太冷...?]
[好了好了...你們先看看這個吧.....]雷希斯往桌上扔了一團紙球
[你的簡報整理真的是.....]亞爾賽德拉的紙角攤開了那一張黏糊糊又皺成一團的簡報

"連續離奇旅隊大量失蹤事件......"

[聽起來就很像吧?]雷希斯做了個若有所意的笑容[而且我還整理的一下事件發生地點(推測最後被害者出現地點)]
雷希斯這一次拿出了一張乾淨的地圖,上面畫了好幾個圓
[用半徑三十公分的比率呎(1cm=30公里),以地點為圓心畫出來的圓,全部都有和這個城鎮相交在一起...]

亞爾賽德看了看地圖[的確是很像......搜查的範圍太大了....只能夠一人一組去找,時間都定在晚上,發現目標之後不要擅自行動..............]
[大量失蹤....這句話讓我有很不好的感覺...]亞爾塞德隨即又補充了一句






...
沒有去提起到底是因為沒有必要....還是我在害怕著自己所謂的過去?
為了尋找記憶而追尋牠們,這樣的理由未免太過牽強附會?
或許?...只有在殺戮的時候才最快樂?
這樣的自己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那些慢慢流回來的記憶....
只有不真實感而已..
仰或是我不願意承認.......?
...





深夜,月亮依舊是主角,搜查開始的第二天,依舊是一無所獲
剛洗完澡就套上毛衣,弄得"身體"非常的悶熱,但是對於亞爾賽德來說,並不會感到熱,在一開始,就連冷的感受都不存在
"對於冷熱寒暑有著較高的抵抗力(忍受力)"

把調查的目標放在了洞穴,樹林,廢棄遺跡(當然是極為極為少數的)
因為和死者之森的那一次有很大的不同,甚至完全不了解對方的類型
亞爾賽德只能夠盡可能的找尋所有可疑的地點....
"大量失蹤事件.............
大概是被吃了........也只有這樣的聯想了吧?
.........
....

...................??
那為什麼....被夾在事件發生地點的小鎮會一點事情都沒有?..........
................................................
...............記得,烏莉今天是負責調查城鎮內部的..................





廢棄的倉庫推滿因為被遺忘而受潮腐爛掉的一些木箱子,雖然是一副破敗的景象,但至少至少,還是有點處於"現世"的感覺
只是,原本應該是密室的倉庫,卻多了一個破洞,粗暴的撞開石牆的洞穴
烏莉調查的實在太過頭了,不應該穿過那個洞穴的
現在這樣的情況想逃也實在逃不掉了....
幾隻碩大的蝙蝠,正虎視眈眈的盯著烏莉看,更可怕的是,這樣的蝙蝠還有相當多的數量倒掛在這簍空的秘密洞穴睡著,只要一點巨大一些的聲響,想必就會讓牠們全部甦醒過來吧?
然後,再洞穴往裡面在一點點的地方,有一塊濕潤黏糊的軟泥地,躺滿了巨大的,蚯蚓模樣的大昆蟲....

突然,一隻蝙蝠低空的飛翔了過去,伸出了銳利的爪
"也就是說,了解對手的力量流動之後,利用這一點打回對手身上"

幾近於本能的,烏莉踏出了一步,扣住銳爪以後,另一手搭上了蝙蝠的關節部分,畫出了一個圓,然後摔了出去
並不足以構成死亡的力道,但蝙蝠還是發出了必然的,痛苦的嚎叫...
接著便是一陣的騷動....大概全都醒過來了吧?
烏莉想....[唔哇阿阿阿阿阿 ..........]發出了無力的哀嚎

接著撲過來的,就是一條蚯蚓模樣的巨蟲,和蝙蝠不同,那足以一口吞掉烏莉的大嘴顯然是沒有一處是可以安全觸摸的
[..........!!!]
嘶...哧.......劃破空氣的風音連結上了切裂的聲響,給予了人一種銳利的切裂感
一面壓下烏莉的頭,一面切裂了巨大昆蟲的軀體,亞爾賽德用有點從容不迫的方式
[亞爾賽德...........?!阿,又過來了!]
隨即扯住了烏莉的衣擺,往一旁跳開,避開另外一條撲過來的巨蟲
而巨蟲所咬到的,是牠所無法吞噬的鋼腕,接著...巨蟲至頭尾兩端被雷希斯撕了開來
[雷希斯.....!]
[嗨....滿身是血帥不起來就是了....]
[你們怎麼會.......?]
[同時想到了同一件事情的樣子...]亞爾賽德說,同時把另外一條撲過來的巨蟲直的剖成了兩條

[妳也真是夠傻了,這時候就別管什麼約定了吧.....]
烏莉欲言又止
[我不會怪妳,也不會笑妳?可以了吧?術法解禁....]
幾道銳利的鐮風切開了那隻率先攻擊烏莉的蝙蝠

[.......不過這個數量真的是多到一種境界阿........]面對那些開始慢慢讀組織起一種沒有秩序的隊伍的摩物,雷希斯不是很有把握的苦笑了一下



...
...
...





切裂的聲響給予人一種銳利,卻又沉重的感覺,伴隨著彷彿對比班更為沉重的打擊聲,和幾次微風一般的拂動聲

押司費落,蚯蚓的一種,據說生值體(也就是類似蟻后)擁有在數分鐘內產下五隻左右的無性生殖繁衍能力
假設因為原因不明的變異狀況,讓此種能力增加為兩倍...?



...
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事實上,這種體力不斷被抽掉的巨大空洞感,來的更為有傷害
心臟鼓動的很厲害,手腳發麻,呼吸也漸漸的敘亂起來...
當體力耗盡的那一刻,也許.....不,想必死亡就會降臨
就像死者之森那一次一樣吧?那一次也是搞的全部的人都渾身欲血,才千均一髮的獲勝的
那麼這一次呢?
運氣這種東西不是那麼值得信任的吧?

如果死的話會怎麼樣呢?對於這樣沒有非常際的活著的感受的我
會去害怕嗎...?
....
..

我...還不是那麼的想死吧?

...



亞爾賽德突然的停下了動作,沒有架式,只是有點呆呆的站在那邊,讓人產生了等待死亡的錯覺,
只是相反過來的是,那些撲了上去的魔獸,全都在那一瞬間
切裂,割開,撕裂,這些名詞大概都不適合吧...?
"那就像是把原本就分開來的東西分開一樣"
七吋長的銀製短劍,平順的畫過了那些生物的軀體
想做"大概非常有力氣"的解釋的時候,卻又明瞭的知道那並不是狂暴的力量

雷希斯很快的攬起了烏莉,儘可能的,遠離了亞爾賽德....烏莉從他的臉上看到了不安定的恐懼,就像是出自直覺....


那些原本,彷彿殺不完的蝙蝠,巨蟲,現在全都變成了碎片
然後,那一癱軟泥爆了開來,一隻遠比其他巨蟲更巨大上許多的大蟲,彷彿是震怒的朝亞爾賽德吞噬了過去.....
然後是,一種平板,彷彿本身就沒有意義的清楚語言
"殺掉他吧"
用這樣的語氣說出來的語言本身具有意義,因此和語氣有著相衝突的矛盾
亞爾賽德朝空揮了一下
然後,巨蟲就這樣開始瓦解,
朝著順時和逆時這兩個方向,碎片和血花就這樣旋轉飛舞著
而在血濺飛舞的場景下,他卻依然是潔白的,純淨到幾乎有點不祥的地步.......
不,也許抹殺一切的存在自己的本身也是空白一般的....潔白吧?
.....
...
..
.




然後,他倒下了.........


...
我看到的是滿佈裂痕的世界......就彷彿....彷彿這世界是如此脆弱不堪的一樣.........


...
※最後編輯:2005-05-07 17:29:22
  •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明天考丙級術士執照........不是很有把握....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因為蝙蝠要來囉....(小聲的說)

雷希斯登場總是和"不良思想"脫不了關係,聽你和R-onic的說詞,雷希斯是由以前你們在MU所認識的朋友為藍本,難道他本人在遊戲中的個性真的是這樣?= ="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濱果
達對囉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MU遊戲的妖精也能讓他產生不良思想喔!?@@"
佩服、佩服。= ="

..........

哇咧,還真的有蝙蝠耶。= =
魔獸的巢穴竟然在城鎮某處的廢棄倉庫內!?
亞爾賽德在壓迫感情況下起了某些反應,那才是真正的他唄?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其實是隨便亂寫的,最近不是很常去慢慢想結構。。。。
哀哀哀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隨便亂寫??= ="
也就是說....魔物這件事....無意義??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可以這麼說就是了,其實只要能夠造成亞爾賽德的'死亡威脅'的情境,對立者是什麼都無所謂
只是前面把亞爾賽德描述的太強,所以也只有魔物能用了..............
知道最近我又打算作什麼了嗎?
對,又想重寫了.............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重寫!?
我看你文章寫得很順啊....

把亞爾賽德形容得太強了嗎?
那就再創造更強的魔物、非人之人等等的來互補。

我之前的MU世界裡的繆不也是強到不像話嗎?(我是這麼認為啦= =")所以我就是用這種方法來稍微互補一下。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重寫...
不要啦@@
趙劇情走下去就好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這樣會讓我很在意,反正我會慢慢來的
依娜大概會被我剔除掉,,想了一下發現沒什麼她的主要劇情可用
前面改一改修一修之後
接著就是蝙蝠劇情了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依爾娜沒甚麼主要劇情?
但她的境況不是和伊雷特差不嗎?
還是說..同樣的淵源,一個角色來演出就夠了?

不修文會很在意,嗯嗯,我能夠體會。
所以真的要動手,修文就好,修文就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