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瀾奏曲...烏蕾妮亞的詩篇~第二十六章~空白...然後是迷惑和月亮...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這樣我不就不能說,我還是我了嗎.......?










月色經常是蒼白到讓人感覺有些病厭厭的,在這樣寧靜的森林小道中,在彷彿凝結住的深夜中,似乎只有月亮是流動著的...
如果不是凜冽的夜風不停的掠過你的身上,清楚的告訴你"四周的世界依然是在活動著的"
不...即使如此,依然還是會被"一切彷彿停此住"的錯覺擄獲住吧..............?
在這樣的深夜小道中,一個少女的身影用有些輕快的節奏走著,少女穿著著紫羅藍色的長裙,就如她的齊肩短髮一樣
拿著除了"行李箱"這樣的聯想之外,很難去做其他聯想的手提箱子
不管如何,這樣的女孩在這樣的深夜中趕路的場景搭配有著相當程度的不適合
突然--------變化就這樣發生了,數個被蓋著斗篷的影子用突然浮現的方式出現,然後,他們手上的大鐮刀就這樣一把一把的砍進少女的身體裡
總共四把的鐮刀各自穿過了女孩的胸前,腹部,大腿,小腿,其餘的,則是圍繞著少女打轉著,彷彿圍捕獵物的狼群一樣......
鮮血噴濺著,躺留著,順著鐮刀的刃滴落地面...應該是死了吧?
想做這樣的解釋時,少女偏偏又用了指責的語氣說到[好過分喔........竟然這樣子對待女孩的肌膚...阿..!衣服都被血弄髒了拉.........]
[嗄!..............????!?]那些持刀的斗篷,這時候都用著他們乾枯難看的臉做出納悶不已的表情
[嚇到你們了嗎....?不好意思,不過這樣子是殺不了我的....]女孩的嘴角還掛著一流鮮血,這讓她的笑容看上去有點難以形容......是恐怖...?喜悅...?哀傷...?
不管如何,那些魔物全都被少女用行李箱打飛了出去
接著,少女將行李箱拋向了空中,打開了行李箱灑出了無數顯然是屬於少女的各式用品
女性內衣,底褲,長群...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兩個用來放置武器的皮帶,對,遊俠和冒險家用的那一種
少女雙手掠開了自己長裙的兩側開叉露出了潔白的腿,接過了兩條掉落的皮帶,俐落乾淨的繫在兩腿上,顯然是相當的熟稔這樣的動作
接著,少女抽出了繫帶上的短刃,左邊有三把,右邊則多了一隻
總共有七把,每一把都各自雕刻著不同的精美模樣
少女將七把匕首全拋向了空中,刺穿了企圖從上方襲擊的魔物,然後,在失去了向上的力量之後,匕首被希興引力造成的重力拉下了地面,整齊的排列在少女身前的地面上
魔物全數的衝向了少女...
少女則自懷中取出了一本頗為厚重的書,茶色的書皮框著金邊...少女開始吟唱著
"懲戒之書翻開了七頁....詠唱戒律之章的七首詩七遍之後........發出了銀白的光芒....那是唱述七大原罪的罪孽與其懲戒的律篇...<第七聖典>........"

回應了少女的銀場,七把匕首同時發出了銀白的光芒...
然後漂浮了起來,畫過了七道交錯,複雜,卻又順著一定的輪廓飛行的銀白光芒
貫穿魔物的身軀,像是七道懲戒的銀色聖鍊一樣...然後,回到了少女的身前,收回到女孩的兩腿上...

[...阿阿....!衣服都掉在地上了拉,會弄髒的...]接著,少女開始慌慌張張的收拾起掉落滿地的衣物和用品
雖然那些魔物的屍體已經化做了沙塵消失無蹤,但是滿身是血的女孩和她的行為依然是相當衝突的,構成了非常非常不適合的畫面...
突然,女孩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就這樣蹲在那...掛著"面無表情卻又不全然如此的"神情..........
[....好痛喔....]
這句話,即使是用這樣的面無表情說出,依然能夠感受的到其中的哀痛之處吧......?



...
...
...




時節是開始寒冷的初冬,如果你是一個安分守己的普通居民,那麼這樣的天氣就還不至於讓你穿上禦寒的大衣
如果你是一個旅人的話,一件防風檔雨的大衣(或者斗篷)就是相當必要的
穿著深紅色大衣的亞爾賽德看上去相當的顯眼,接著,大部分的人應該都能注意到,那件大衣底下似乎有個不自然的物體捲驅在那
只不過在這連太陽都還沒升起的蒼藍色清晨,不會有其他的人了
大衣底下的物體突然動了動,然後變成了直立的模樣,似乎在那大衣底下落在地面上了
接著,一張睡眼惺忪的小臉蛋探了出來,[...太陽還沒出來嗎.....?]烏莉用凍的發寒的顫抖語氣說
[...妳是無尾熊嗎?....冬天的夜晚本來就比較長嘛...而且堅持趕路而讓我們錯過上一個城鎮的妳應該沒資格抱怨吧...?正確的說,"是我連夜趕路,妳讓我抱著妳一路睡"...]
[...好冷喔......我要喝熱咖啡...]
[別轉移話題........這時候要我去哪裡找熱咖啡給妳?不管是酒吧還是咖啡館這時候應該都不可能開店吧?......晝夜營業的酒吧可不是那裡都有的...]
[...我想喝咖啡............]烏莉有點自言自語的說...
[..............]亞爾塞德嘆了口氣[...找給妳就是了...]



亞爾塞德的運氣非常好,或者說烏莉的運氣...
總之,這個城鎮有晝夜都營業的酒吧,而且是相當講求品味的那一種
吧台的角落趴著一個似乎是醉倒的男人,會這樣解釋是因為男人的旁邊還擺著頗為高級的白酒
而吧台的主人正忙著應付來錯了地方的七個醉漢,對,粗俗鄙陋的那一種
[客人,請你們付賬之後就快點離開好嗎...?]店主人用頗為強硬的語氣說
[我們就偏不付賬阿!不付賬!]
[那也請你們馬上離開這裡!可以嗎?]這種時候,帳款已經不是重點了
[可是你剛剛說了"付賬之後就快點離開"那麼沒付賬的我們就不能離開了!不走阿不走!!哈哈!]
[........唉唉...笨蛋這種東西最難搞了...]店主人這麼低估了一句
[阿阿......!!!你這傢伙---!]正當醉漢正準備用行動來證明"他被激怒了"的這個事實,一種獨特語氣的女孩聲音在微寒的空氣中飄了開來
[一大清早就很精神的笨蛋真是讓人羨慕阿....]這一句話,很矛盾,是汙辱又不全然是,自然也不會是稱讚...語氣也是如此
[阿阿!哪個混蛋---!]醉漢們很自然的往門口看去
穿著深紅大衣的男人站在門口,用和那一頭銀色長髮相似的淡漠表情看著醉漢們,顯然剛才說話的是藏在大衣下只探出臉的女孩
[笨蛋是最容易激怒的...喝醉的笨蛋更容易呢.......]
[妳這丫頭!!]最靠近的兩個醉漢才剛舉起拳頭,原本在位置上排在最後頭的亞爾塞德用"瞬間"的方式介入了烏莉和醉漢之間的位置
兩名醉漢也在亞爾塞德"接過拳頭往下一甩"的一個動作中,變成了倒反在半空中的姿態,硬生生的撞在門口兩旁的石質牆上,然後滑落地面,暈厥...輕易的被撂倒了
接著,是一個拿著酒瓶子衝向亞爾塞德的醉漢,他拿著酒瓶的手卻是被突然飛來的木凳子中的空隙困住,隨著木凳子漂亮的旋轉然後安穩落地,醉漢的手也被困在凳子底下
然後,顯然是丟出凳子的男人當面就給了醉漢一拳,用力踢起的凳子也在追加了一擊在醉漢的臉上...
[因為不小心在酒吧吧台喝的爛醉昏睡,因而忘記回旅館的這樣的初冬清晨,卻在醒來的時候發現友人正在和醉漢打架...就各方面意義來說,應該是種緣分吧..?]
測坐在吧台上,安穩的翹著腳,用飛舞在空中的木凳子和正往後倒下的醉漢當背景,雷希斯這麼說了....

....
...
...
...
...
...



發現了雷希斯這位新"敵人"的醉漢,又一個衝了過去
雷希斯又踹起另外一張凳子,砸在醉漢的顏面上,接著...雷希斯的左腳踩住了凳子,重重的踩到地面上,也踩平了墊在凳子下的醉漢
[這麼又是你這傢伙.....這種緣分已經能夠構成厄運的程度了吧....?]亞爾塞德的厭惡寫了滿臉
[在這樣秋高氣爽的清晨,一人獨自在酒吧裡飲酒,不覺得太浪費你原本就沒價值的人生?]烏莉用鄧的方式坐上了木凳子,值得一提的是剛才被撂倒的醉漢還在椅子底下(...喂喂...這樣會死人的...)
[別用溫柔可愛的臉說這麼毒的話吧.....?]雷希斯苦笑著說
[我覺得重點應該是..."現在是冬天吧"?]亞爾塞德也走到了吧台旁
對於這幾個人無視自己自顧自的開始聊起天來,剩下的三個醉漢其中兩人都抽出了匕首,各自衝向兩人
一柄刺向了亞爾塞德的臉,另一柄刺向了雷希斯的胸口
雷希斯用手臂擋住了,發出了"軋哩嘎哩"的聲響..
[...咦?...咦??...]
[我的手臂可是特製的喔........]雷希斯意義深遠的笑了笑,然後用上勾拳撂掉了納悶的醉漢
而另外一把匕首,被亞爾塞德用咬的咬碎了....
同樣驚愕不已的醉漢緊接著被摔倒在地....
還沒等最後一個醉漢抽出匕首,亞爾塞德就先抽起了吧台上的餐具用刀,抵上了醉漢的喉頭...
[因為看到你們為難酒吧的老闆,因而出言相勸..現在你卻想對我們動粗.................]稍微的沉默一下之後[你應該不是真的想打架吧?]
[阿....對...沒錯........]醉漢的酒意顯然是醒了大半
[那就把錢付了...然後回家去吧.....]

...
.........

[剛剛真是謝謝你們拉...雖然我表現的很強硬,但是那也只景限於面對兩三人時有用,一次七個我還是應付不太來的...]在醉漢們心有不甘的離去之後,店主人用悠閒的微笑道謝
年輕的面孔顯然是相當的有個性的類型

[不用在意,反正我會收報酬......]
[喔....?]店長用笑容漢語起來表示對於亞爾塞德的好奇...
[很貴的喔.............兩人份的早點套餐和兩杯熱咖啡...]
[......那就當面付清吧...]店長顯然是和亞爾塞德個性相和的種類
[....阿...麻煩請快一點,不然我怕這隻小貓可能會凍死...]亞爾塞德拉開了大衣,烏莉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躲了進去....
[沒問題....]




...
...
...


[那麼你們是剛好來到這附近的了...?]雷希斯說
[是這樣子沒錯...那麼,你又如何...?]亞爾塞德說,烏莉則在最靠近火爐的位子烤火
[那不重要拉...雖然我原本已為你們也是為此而來...]
[你會這麼說,而且人又在這裡,就表示沒什麼好事情吧...?]
[我可不是瘟神阿.....對了...你們找到住宿的地方了嗎?]
[本來是沒打算在這邊歇腳的........]
[四處旅行嗎...?毫無目標的隨意游走也不錯阿......]
[毫無目標嗎....................]

(踩到地雷了....)[............]雷希斯尷尬的拿起酒杯,企圖裝出毫不在意的模樣
[也好......就到你住宿的旅館吧......]
這麼下了決定之後,一行人匆匆結了帳

有熱水設施的旅館就是好旅館這句話倒是一點都不假,至少,洗去了亞爾塞德一夜的疲勞
一面擦拭頭髮一面走進房間,聽到的是這樣的對話
[喔...所以這兩個月你都一直和亞爾塞德在一起旅行阿...?]雷希斯說
[沒錯...]烏莉說
[喔...烏莉還是處女嗎...?]
[我是阿....]
[請勿性騷擾....妳也別回答...]亞爾塞德一面躺到床上,一面說,然後把毛巾蓋到了眼上
雷希斯反而更加變本加厲了...[烏莉...]
[嗯?]
利用了呼喊名字吸引注意力的空檔時間,雷希斯扣住了烏莉的下巴,在攬住她身軀的時候同時壓制住了雙手
接著便是金屬物器自雷希斯面前劃過,刺入了牆壁後微微震動著
[我總覺得你這柄小刀"真實效用"遠遠高過於"威嚇意味"....]
[我是這麼想的沒錯.....]亞爾塞德用一貫平穩的語氣訴說著讓人顫抖的事實...
[到我房間在繼續吧...]雷希斯又一次將魔掌伸向了烏莉...
接著,可悲的犯罪者便在"滾出去"的吆喝聲中,滿身是血的被拋了出去

[亞爾塞德....]在雷希斯被拋出去之後,烏利用甜膩的撒嬌語氣說
[嗯.....]用無意詞回答,表示有在聽
[我想出去逛街....]
[那就去阿...我要睡覺...]
接著,烏莉換了今天清晨時的無奈語氣[我想出去逛街]
[那就去阿...我一夜沒睡.....]
然後,又換了一種語氣...
重複了十五次的同樣對話之後
[豬頭!你乾脆睡到眼睛脫窗好了!!]怒吼的同時狠狠的對亞爾塞德的腹部來了一下鐘落
[~~~~~!!](<-痛到說不出話來...)
然後氣匆匆的跑了出去
[生什麼氣阿........]準備重新躺回床上的亞爾塞德一面自言自語,一面......在無意中注意到窗外的天空,對,總是在努力爭取之後,才無奈的接受抓不著的事實的晴空
一如自己一樣..
[毫無目標嗎......?沒有意義.......阿....]




.............
.......
是夢嗎....?月亮是蒼藍色的滿月,而周圍的世界是彷彿停止一般的夜色
在夢中醒來的話,算是清醒還是沉睡呢?
被流動著的月光浮雕出來的靜止世界讓我的眼睛非常刺痛.....
在夢中的痛覺是反映在肉體上的,還是精神上的...?
然後....出現在夢中的,是白衣黑裙的少女...
亞麻色的長髮迎合著流動的月...然後,少女鮮血紅的眼中留下了淚水,嘴卻是反向的微笑著.....似乎說了什麼...但是,我聽不到..
胸口有些刺痛.......心痛.....
在夢裡的心痛是反映在精神上的還是肉體上的...?
女孩在我的頸間留下了一連串溫熱的輟吻......以及,契咬........
夢...醒了....


那算是惡夢嗎....?我的額間和手心是沾滿汗水的...
窗外的天色已經染上了深黑,看來我睡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拭了拭汗...
剛剛那個女孩...似乎在哪裡見過...準備這麼思考的時候卻又發現怎麼樣都尋找不到有關於她的任何記憶,索性不再去想
烏莉還沒回來嗎...?這麼想的時候,她就推開了房門
[我回來了......]穿著哥德式連身裙,是深黑色的....
[你從今天開始,禁止使用魔法和翅膀...]突然想起的我順口提了起來
[嗯..........]她做了一會兒沉思的模樣,接著是果不其然的怒吼[沒頭沒腦的我聽不懂意思拉!!]
[有鑒於妳今天輕易的被雷希斯壓制的事實,決定開始鍛鍊妳的體術的意思...期限...就三天]
[還是說妳沒了魔法和翅膀就什麼都不會了...?]決定要讓她徹底上當,我追加了最後的一擊
接著的"碰"一聲,厚底高跟鞋在水泥牆上開了個洞的的聲音證明了我的最後一擊達到了預期以上的效果...
[三天太短了...一個禮拜....我會讓你哭著道歉....]用沉靜的表情這麼說著,依然還是能夠感受得到她的搵怒
或者說這才是她真正生氣的模樣?
接著她便怒匆匆的回到了房間
而我則又洗了一次澡,洗掉剛才的一身汗水
"接下來..............."我這麼自言自語著...


...
...
...



在秋季快要結束的一個夜晚,我獨自散步在陌生的街道
選擇了大馬路當作路線,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是很特別的...因為我是陌生的,街道也是陌生的....
四周的世界沉靜的像是靜止的....,似乎只有蒼藍色的月光在流動著
因為早就已經過了人們作息的時間,因此街道回復到了寧靜的姿態....
有若廢墟似的寧靜又寒冷,沒有人也沒有暖度的光景,彷彿一張相片似的虛假做作....讓然聯想到不治之症....

病,病態的,病理的....
不管是燈火通明的,還是漆黑如墨的,彷彿只要讓它咳嗽,
就會馬上咳倒在地一樣...
在這樣靜止的世界,彷彿是被月色浮雕出來的世界中,
彷彿只有蒼藍的月光是在流動著的...讓眼睛非常刺痛....

擦身而過的,幾個晚歸的人...低著頭快步走過的,聚集在燈火下的,徘徊的....
想要試圖去了解他們的行為,和其中的意義
只是那和我這個沒有關聯的外人沒有交錯,就連我本身的行為也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我只是在重複著以往的嗜好和行為罷了......

.....
突然之間的.....月亮之下,彷彿無限延長的塔上,出現了一抹人影
亞麻色的長髮迎合流動的月色,少女的臉龐彷彿也蒙上了一層淡藍的暗光,讓她看上去有些不同以往的神秘....
"以往"?對........因為我看到的是烏莉妮兒
在視覺補色的殘留下,朱紅和暗藍反映出了一種鮮血紅...而她也露出了一種若有深意的微笑....
"烏莉妮兒!!"在我這麼喊出聲之後,她也就這麼消失掉了....彷彿一開始就不存在..........不....或者她原本就是從黑暗中出現的.....
沒有去細想什麼....我追了上去............
※最後編輯:2005-04-03 20:26:36
  •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短刃....
第七聖典....
受了致命一擊仍活著....

請問..你..是不是有參考過.."那個"?因為仔細讀過之後,感覺極像。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說Devil may cra.......
不過我另外還參考了月姬
值死的魔眼也打算拿(就各方面意義上來說都是偷竊行為的一種)來用了..........

總之,就是如此吧.....
※最後編輯:2005-03-19 21:07:26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我所說的"那個"正是指"月姬",只是我不敢說得太明。= ="
既然你已經說出來了,那就沒甚麼顧忌了。^^"

剛開始看這名女子出場的描述,雖然不大相同,但是腦海就立刻浮現出朦朧的影子,之後又看到她使出的絕活,就更加顯著了。

嗯,連"不死"也用上了。
看來她應該就是你曾說過的"(消音)"了吧?
※最後編輯:2005-03-19 22:30:58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吸血鬼篇的故事嗎.....還有一段距離就是了....
沒人發現這個女孩是誰嗎?
請往顏色方面聯想......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有啊....
只是我以為是新角色而已。= ="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正在考慮要不要讓店長變成主要配角.......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色心不改..,乾脆一刀把他給"喀嚓"算了。^^"
不過說起來實在有夠"賽",好像到哪裡都會遇到他似的。
該說是奇遇呢?還是??

在亞爾賽德夢中那位女子讓我匪夷所思,雖然不太確定,不過也一時間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

繼續看下去。
※最後編輯:2005-04-03 19:28:44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看了須奈老師(通常暱稱蘑菇的樣子)
寫的小說
對於她那種第一人稱連續變換的交錯寫法(換言之,每個人物都是主角)
交錯出來的寫法很著迷...所以試圖學習(說穿了就是模仿)了一下XDXDXDXD





亞爾塞德的夢伏筆後半段,而後半段的伏筆則是以後才會開門吧....?






今天本來打算把插畫作業畫完,結果不小心畫壞了....重劃草稿的時候又發現沒有原本想要的味道和感覺了....所以就放棄了...
等下次在心血來潮時在說吧......也要等有USB線才能在上傳圖阿........

上禮拜的考試勉強熬過了,至少除了火星文之外,絕大部分的題目我都看的懂,接下來就等成績了吧XD
說到這個,考試的第二天我還和幾個同學跑去網咖玩....然後陪其中一位同學去敗秋之回憶三(我沒PC....沒辦法玩那些...)
後來還去了那位同學家(大安)
他的妹妹真的很可愛(國三,有點大小姐感覺的小羅莉)之前去他家裡一起做作業的時候就看過幾次了,那時候就覺得她很可愛了
可是根據現時世界律法.........不能推@口@"/

總之...就這樣吧.....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我回來啦~~~
好久不見~~~~
**
不能推?
台北的小孩子不是都很早秋...@@
我覺得可以推啦...
不過事後要負責就是真的....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魔,魔性的,違反理論的,朝著扭曲的負,奔馳而去的...

.......
如果所謂的魔物是這樣的東西,那麼,挺身抵抗的又會是什麼........?




也許,已經不是人了吧?
........
....


在血濺飛舞的場景下,他卻依然是潔白的,純淨到幾乎有點不祥的地步.......
不,也許抹殺一切的存在自己的本身也是空白一般的....潔白吧?

下一次,波瀾奏曲...月女神的詩篇~第二十七章~...純白,然後是崩潰和無罪的抹殺....


這各世界.........竟然是如此脆弱不堪的................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烏莉艾爾改名
羅賽爾...
暫時還不確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