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瀾奏曲...烏蕾妮亞之詩篇~第二十五章~自以為是......~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我們既不是神也不是惡魔...........









菲斯華,擁有"略遜於王都的繁華之都"這樣的稱呼的城市
只不過城市的繁華與否,人民的辛勤,或者是哪個倒楣的傢伙和扒手之間的追逐,對於伊雷特來說
都只不過是隔著窗戶的"景色"而已...
沒有特別在意,也不是豪不在意,對於心情的影響等於沒有就是了...

除暗師的資格考試實在是太簡單了一點,而且,美其名是"除暗師",說穿了也不過是"獎金獵人"罷了,
差別在於是奴屬於"國家"的"資格"
說直接一點,就是"國家的走狗"罷了,不過,怎樣的稱呼都沒有差別,反正對於自己來說,這只不過是達成目的的手段而已...

[唷...這不是我們的天才新人嗎...?]討人厭的傢伙又來了,幾個存心挑釁的人,之前伊雷特一直都用迴避的方法避開
就是"在他們過來之前離開"
可惜的是今天伊雷特懶的迴避,
[不理人阿?怎麼?裝的像是冰山美人似的...乾脆今晚來我房間陪我如何阿......?]
帶頭的人用來挑釁的話剛結束,那些小跟班就準備要哄堂大笑了,當然,如果笑的出來的話...
伊雷特輕輕的擊掌,然後左手拿起了剩下一半的水杯
一只銳利的小冰柱就這樣砥住了那個帶頭的傢伙的喉頭
[...你說...今天晚上怎麼樣阿......?]
對於伊雷特的"詢問",帶頭的那位根本沒辦法去回答,本來也沒有要"答案"就是了
達到了威嚇的效果,伊雷特解開了對於來者的威脅
然後離開了氣氛冰冷的現場.

...
...
...




"連續殺人事件"這樣的標題很清楚明顯的提寫在公佈欄上,而且,是被標上了"危極重大事件"的注視
對,和一般的連續殺人事件不同,對於那些被"細心切割"的"屍體,大概不會有人不感到渾身發毛吧...
而這樣的奇特的事件,自然會引起伊雷特的注意,對,追尋那個人的線索絕對不會是普通的事件
正當伊雷特仔細的從佈告中找尋有用處的情報的時候,女性的聲音響了起來
[...伊雷特先生嗎?]
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教養不錯的氣質女孩,有著一頭齊肩的紫色短髮,眼睛的顏色是深夜星空般的顏色
[妳...是?.............]對於沒有敵意,和女孩子,伊雷特改用了平合的口吻
[我是今天才通過考試的貝爾蒂娜,羅蘭˙貝爾蒂娜,今天開始擔任菲斯華部分的後備人員(以盡量不參與前線行動為前提的支援隊伍),今天是打算跟全部的人都打過一次招呼的...]
[這樣子嗎....要不要我陪妳去酒吧?有幾個品行不好的人在那邊...]
[...既然品行不好的話,那還是不要跟他們打交道吧?...而且還有一些東西要整理...]
[也對...]
正當這樣的普通對話值續的逕行著的時後,這樣的喊叫聲傳了出來
"又發生了!第六個了!"切刻者"!!"

...
...
....................


順著人朝開始聚集的方向,兩人很快的到達了事件的現場,軍隊方面已經開始封鎖現場
所以,圍觀的人都開始被驅散
當伊雷特表明身分的時候,那個臉色有點發青的年輕軍官這麼說了
"請先做好心理準備,我剛剛才把今天的早餐給吐了出來"

而對於"受害者的遺體"伊雷特的第一眼印象是...."那是.......人吧?"
這樣一種連自己都不能夠給予肯定的肯定句...
那是在支離破碎和完整之間取得的令人感到噁心的微妙平衡
很難去想像,被切割成那種模樣的軀體,為什麼還能夠保持這樣的完整...
那就像是一具人型的血紅肉塊............
暈眩這種感受瞬間衝上了伊雷特的思緒,胃液似乎隱約的在攪動著
貝爾蒂娜早就狼狽的在一旁嘔吐著
伊雷特脫下了外套,蓋在蹲伏在地上的貝爾蒂娜身上
[妳先回去整理東西吧.......我還要留下來調查一些東西...]
[嗯......對了...忘記跟你說,我和你是分配到同一間房間的,明天中午之前會拿行李到你那邊去.......]貝爾蒂娜用有些虛弱的語氣這麼說了之後,離開了不大適合女孩子的現場

[屍體被很仔細的切割...不可能是短時間完成的,這麼長的犯罪時間...沒有目擊證人嗎?]對於伊雷特的詢問,現場的士官用有些厭惡的口吻回答
[屍體被發現的時候,就是現在這種模樣了...]當然那種厭惡的情緒是針對於犯人的暴行
事實上,伊雷特自己的情緒也開始有些燥動,長時間接觸這樣鮮血淋漓的場面,很難有人能夠保持自己的情緒...
看來是沒有其他值得收集的情報了,這麼想著的伊雷特,決定還是早點離開現場...
臨走之前,又再一次看了一眼那具屍體.......那是...人類,
以及人類的罪...對,我們的罪....

...
...
...




夜晚的風有那麼些冰涼,伊雷特這時候才想起了自己的外套還在貝爾蒂娜那...
這對於伊雷特也不是什麼很大的問題就是了,對於寒暑的變化,身體擁有著較高的抵抗力
回到了房間,白天所看到的悽慘畫面迫使伊雷特放棄了晚餐
幾乎是用強貫的方式喝下了好幾杯水之後,伊雷特整理了一下情緒,然後開始思考所有的情報和線索之間的連接性...
那樣精細到幾乎病態的犯罪手法所需要的時間不可能沒有目擊證人,將這當做重點,伊雷特開始思考全部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如果要達成同時擁有"精細的屍體加工所需要的時間"和"沒有目擊證人"兩點的條件的話,犯人必須要擁有保存屍體和運送屍體的方法和器具...


隔天的中午,餐廳的廚師大伯很體貼的準備了清湯和一些生菜
畢竟,看過那樣鮮血淋漓的畫面,很難能夠在看到濃湯這樣的東西時不嘔吐,因為總容易讓人不禁然的聯想到黏稠的鮮血....
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那樣的畫面大概是用非常鮮明的紅色深深的烙印在眼睛上了吧...?
[伊雷特,貝爾蒂娜小姐來找你了喔......]昨天的年輕士官用傳話的標準方式說道

...
...
.....

[唔哇......這就是舊界文明的遺產阿...是冰櫃欸...]對於架在馬車上,四方型的鐵廂,貝爾蒂娜相當好奇的四處觀看著
畢竟,那是被稱為舊世界,所謂的古代文明的遺產
[喜歡嗎...?]突然出現的長髮女人說
貝爾蒂娜顯然多少受到了一點驚嚇[咦?阿...這是阿姨的嗎?]
[怎麼樣?要不要看看裡面的構造?]
[咦.....?可以嗎?]




...
...
.......
和年輕士官一起來到大門口,卻沒有發現貝爾蒂娜的身影
[奇怪,明明就跟她說在這邊等一下了阿......]
一開始就讓她一起進來不就沒有這種麻煩了嗎....伊雷特並沒有把心理的話說出來
不過,掉落在地上的那一件水藍色外套卻完全吸引住了伊雷特的注意
或者說,在水藍色外套旁的馬車輪痕跡.......
[這邊平常會有馬車經過嗎....?]
[...嗯.........~?]思索了一下,士官才又接著說[有阿,負責供應我們餐廳肉品的店家總是把馬車停在這邊呢...聽說那家店還擁有冰櫃喔,就是那個舊界文明的...]
[...................切刻者的六起事件,之間共通的特性是什麼...?]打斷了士官的介紹,伊雷特這麼說了.......
年輕的士官似乎也明白了,劇烈的恐懼讓他渾身一顫...[難道....?]
[你快去找人來!!!]這麼說了之後,伊雷特飛快的奔馳了出去............

...
...
...



直接踢壞了店舖的大門,出現在伊雷特眼前的是蹲伏在角落的長髮女性
[喂... !喂!妳還好嗎?妳也是被抓來的嗎?還有沒有別人!]
[那...那邊...還有一個女孩子.....]長髮女子用虛弱的語氣回答...
[好...!我們快點離開這裡....]
然而,伊雷特才剛轉過身,劇烈的打擊和所引起的暈眩,奪去了他的意識...


當伊雷特迷迷糊糊的甦醒時,眼前的是長髮女性的背影
而所在的房間,吊滿了還未切割的豬肉,對,整隻的
[醒來了嗎...呵呵.......]長髮女性轉過了身,並且扯掉了長髮...在其隱藏之下,是消瘦的中年男性
[你......!]太大意了,在掙扎中,伊雷特發現自己被綑綁在椅子上,雙手被緊緊的反綁住
[哎呀...我聽說你能夠使用相當不可思議的力量,所以就把傳聞中用來發動力量的雙手綑綁住了...下次要記得低調行事喔........]
[...............!!]
中年男性繼續持續著他剛才的動作,磨刀,發出了金屬和石礦的摩擦聲...
[我先自我介紹吧?....我是這家店的老闆...海利,平凡的名字,另外,我還是一個頗為出名的藝術家........這麼樣?我的那些藝術品都不錯吧....?]
從剛才開始,中年男人就一直用著一種詭異平穩的語氣
[藝術品......你...!....]
[你難道不覺得,那樣染紅了鮮血,躺臥在鮮血中,刻滿了切痕的屍體相當琪麗嗎?我可是每次都會為此悸動不已呢....對了對了...我有禮物要給你看呢......]男人拉扯了一旁的滑輪掛勾,一個被吊掛在掛勾上的女孩身影跟著滑了出來
[貝爾蒂娜!!]
嘴巴上被封了膠帶的貝爾蒂娜只能夠發出"唔唔"的悶響聲
[我的藝術品都必須要是票年輕漂亮的才行呢...說到這個,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件作品是我的老婆呢.....因為覺得他一直嘮叨很凡人,就用切肉刀把她殺了...後來覺得切割的滿漂亮的,就這樣一值停不下來了呢..........]
對於中年男子用異常的詭異態度正當化自己的病態行為,伊雷特深刻的感受到眼前的男人的危險性
[就為了這種理由...就可以殺人嗎...!]
[......]男人深有其意的沉默了一下[可以喔,人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互相殘殺才得以生存的阿...所有的生物都一樣呢...還是我現在就在你面前切割這個女孩呢?]
不好...刺激到他了...就再男人拿起刀子走向貝爾蒂娜的同時,伊雷特折斷了自己的右手拇指,脫臼的手腕讓伊雷特掙脫了綑綁
劇烈的疼痛讓伊雷特從椅子上跌落了下來
[果然還是得先殺掉你才行呢....?]男人很快的衝向了伊雷特
疼痛讓伊雷特的右手幾乎沒有辦法動彈,只好左手自行去拍擊右手,急就章變化出來的冰刃抵擋住了男人胡亂的劈砍
但是,伊雷特處於下風
對於男人毫無張髮卻迅速異常的劈砍,伊雷特只能夠不斷的抵擋,偶爾畫過的利刃,在伊雷特的身上留下了輕微的血痕
對於死亡的深層恐懼,讓伊雷特完全失去了全部的冷靜
[哈哈....你長的相當漂亮呢...應該也能成為相當棒的作品吧...哈哈....哈哈哈!]
恐懼和緊張,迫使伊特胡亂的踢出一腳,踢開了男人,也讓自己的腳上又多了一道血痕
然後,轉身就跑,飛奔,狂竄,對......逃離...
恐懼讓伊雷特想要"逃"
更甚至讓伊雷特發生了絆到物體跌倒的失誤...
而男人異常的速度讓他能夠再這樣短暫的時間,再一次的威脅到伊雷特
銳利的尖刀高高的舉了起來...

...
瞬間,伊雷特注意到了自己身後的大鐵箱,幾乎是想都沒想的,在擊掌之後,發動了力量
左手觸摸到了鐵箱的外璧..........
然後"噗哧"一聲的,非常清楚的讓人明白到有某種尖銳的物體刺穿了人類的軀體...
噴濺的,躺流的,灑落的.....流動著的朱紅,彷彿落下的惟幕一般為這樣的鬧劇畫下句點...
朱紅色的...如果靈魂有顏色的話,大概就是這樣的顏色吧?...鮮豔的朱紅............對....這就是死亡...
這是伊雷特,地一次殺人.........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少年發出的,是接近於嘶吼的,很難以用狀聲詞表達的...像是哭喊的..........
之後,便是軍隊的趕到........




...
...
...



今對很快的封鎖了現場,整理,報告,處理後續...而這件事件,被當作了伊雷特身為除暗師的第一件大功....

原本應該是主要人物的伊雷特,卻獨自的坐在街道的一旁,
一直不停的,不停的凝視著雙手...即是早就已經清洗過好幾次,不停的用水沖喜,伊雷特彷彿還是能夠看到沾染在雙手上的朱紅色..........
...原本認為自己夠堅強了........
但是...當面對著死亡的時候才知道...近距離的接近死亡,恐懼,和還不想死的慾望.....然後,想要去拯救誰,保護誰,的想法,就漸漸的沒有了......
背負了罪孽之後,才深刻的體認到了自己所選擇的道路有多麼罪孽深重

....
為了達成目的...即使被稱為軍隊的走狗.....成為了惡魔也沒關係....
但是.......我們既不是神也不是惡魔................是人類阿......................
※最後編輯:2005-03-15 22:08:04
  •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等假日有空在寫吧...

另外,有關於沙潔絲和托瓦爾這些神祇,自行刪除吧,因為"覺得很麻煩"而且和故事沒什麼關聯





另外,有人知道台灣哪邊可以入手"和服"嗎?不是男性的元服喔
是女性的和服
問我為什麼要?當然是拿來穿的...
阿?性向?變態?人妖?
不用擔心這種無意義的問題,我的性向沒問題,我是喜歡女孩子的,所以也不會是人妖這種東西(我會排斥,雖然會被別人罵歧視同性戀之類的...但是討厭就是討厭)
我只是很喜歡'琦麗"的東西而已,至於變態這個字眼麻....
好像那些風格獨特的人都不大被世人所接受吧?
總之,就這樣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去西門町找找看吧。
要不然就最直接的,請別人訂做。

男性喜歡和服又不是甚麼壞事。
和服、巫女服、旗袍、唐氏服等等,我也都喜歡啊,不過我不能穿就是了,因為穿起來很醜。

若有機會取得了,我會用特定專有的衣架給架起來當作裝飾品,要不然就是給我妹妹穿,請她當模特兒拍照作為繪圖的參考。

你要穿?你打扮起來就像是個女孩子嗎?難道你是一位美少年囉!@0@
※最後編輯:2005-03-11 21:25:29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自恋狂才會那樣稱呼自己就是了,只不過因為我比較瘦弱一點,在體態上有點類似女性,身高除外,而且我的腳太大了一點
然後是國二以前經常有被誤認成女性的經驗罷了...現在大概很困難吧?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長髮女性轉過了身,並且扯掉了長髮...在其隱藏之下,是消瘦的中年男性....

變態殺人魔!?
不過他殺人分屍的技巧,那真是....真是....有夠藝術啊~!

極致!極致!!
※最後編輯:2005-03-14 20:36:56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看我什麼時候學會畫屍體的畫法吧.........?
希望到時候,至少要能夠讓你們吃不下晚餐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若是在現場看到,肯定會如此,但如果是圖片、影片等等屬於間接目睹的,應該就還好了。

想起之前在別的網站上看那些於戰場、刑場、處刑、醫院等等等的第一現場的血腥、恐怖、噁心至極的照片,至於用餐時間我還吃得津津有味,還邊吃邊回想的說....。= ="

還有一次,我在學校宿舍收到妹妹寄來的一段影片,那是有關人體解剖的。當時我妹妹跟我說因為太恐怖了,所以沒有看過。而我是因為覺得蠻好奇的,所有就打開來看。

影片中所拍的,是由一個完整的一具人體被解剖之後,其心、肺、胃、腸等等內臟皆拍得一清二楚,解剖人士還每切下一部份內臟就將其拿到鏡頭前晃呀晃的。

想到當時我也是邊吃飯邊看的,還全部看完了。@@"

痾..,我會像是個..變態嗎?= ="
可是真的是沒感覺啊。><"

不過相較之下,我比較怕看到一種叫做"馬陸"的昆蟲。

噢~,那真是連圖片都不大想看,又何況是影片、現場目睹了。到時候,我可能真的連飯都不敢吃了吧?><"
※最後編輯:2005-03-15 21:54:12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馬路的確是很.........驚人的一種生物吧........




修改,有關魚雷希斯的過去請全部自行刪除,因為有想到更適合的
另外,時代背景請想像成"和平繁華的時代"
也就是魔物還不為人知,而且非常非常稀少的意思,因為這樣才有神秘感....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
如果人和人之間最大的差異取決於他的過去,那麼,沒有了過去的我算是什麼....?

重複著過去的"我"的嗜好擁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如果只是按照著"我"去度過現在的每一天...現在的我是不是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我只是在重複著過去的嗜好...這樣的話,或許有一天我能夠了解在晚上散步的理由吧.......?

下次
波瀾奏曲...烏蕾妮亞之詩篇~第二十六章
.......空白,然後是迷惑和月亮....


這樣......我就不能說我還是我了吧.............?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第一次殺人啊....
雷歐涅也快遇到類似的...
(間接殺人吧...)
我覺得這是身為戰士...必須經歷的過程...
~~~
以前遊戲中 我也常殺人常紅啊@@
~~~
當然...還是有著部分的良知...
洛希斯卻總是嘲笑著雷歐涅的婦人之仁
洛希斯就真的是..."豪不手軟".
Ophiuchus
  • 文章數:277
  • 積分:0
喔呦!還做次回預告。
弄得好像在看影集的說。^^"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CC
就請當作影集來欣賞吧!
有時候會發發白日夢..
這些故事被編製成動畫的時候....
......
......
果然是白日夢....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只是最近空閒下來的時間很多,動手的時間卻滿少的,後面兩話的基本架構都有了,就剩下動手和精緻化了.....
只是下禮拜學校有不少事情.........
R-onic
  • 文章數:206
  • 積分:0
恩....我也要弄一堆有的煤的報告.....
墮落天
  • 文章數:491
  • 積分:0
我則是學校要開展覽,要去幫忙佈置....讓人EQ低落的是,我們班級只有一個人的兩件作品入選....
對,我們大部分的人必須幫"別人"裝是他的作品
也許不該有這種接近於小人的心態,但是心情還是會受到影響吧?也讓我學了一次乖,知道什麼做"精緻"了
1